告别马德里 拥抱圣彼得堡

2013-01-11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杜亚陶特别为舞团创作新舞《Nunc Dimittis》\米克洛夫斯基剧院供图

    

     自二○一一年一月纳曹.杜亚陶(Nacho Duato)出任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Mikhailovsky Ballet)艺术总监以来,全世界的观众便相应地调校了观赏俄罗斯芭蕾舞动向的焦点。大家关注的除了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和马林斯基芭蕾舞团年度公演的舞季剧目外,还会留意同样位於圣彼得堡的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推出的古典舞剧与杜亚陶的作品;尤其是杜亚陶给舞团排演的新作。

     较早前,杜亚陶应邀到港短暂停留四天,我趁机请他畅谈两年来掌管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的经历。

     刘∶能说说你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获聘为舞团的艺术总监吗?

     杜∶其实我并没有递交求职信或向舞团查询是否需要聘请艺术总监。

     事缘我之前在纽约的古根汉博物馆(Guggeheim Museum)举行舞蹈讲座,米克洛夫斯基剧院的总监Valdimir Kekhman先生也到场听讲。当时,我跟六名舞者一起,我负责讲解,他们则作示范表演;最後还有提问时段。讲座结束後,Kekhman先生跟我洽谈效力舞团的事宜,他说曾看过一些我编排的舞蹈录像,问我是否有兴趣到他们的剧院工作。六个月後,我飞往圣彼得堡参观米克洛夫斯基剧院和芭蕾舞团,之後我又前赴伦敦欣赏舞团在当地的巡回演出。剧院方面说希望聘用我为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我看过剧院及舞团後,终决定加盟舞团。

     刘∶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无论在表演风格、剧目、规模和运作模式方面,均跟你在西班牙国家舞蹈团(Compannia Nacional de Danza)的情形很不一样吧?

     抽象表现手法创舞蹈

     杜∶过去在马德里,我管理西班牙国家舞蹈团和其附属的西班牙国家舞蹈团二团,前者由三十名舞者组成,後者则只有十五位舞蹈员;两个舞团主要演出我编排的剧目。我爱采用富现代感及非叙事性的抽象表现手法创作舞蹈,我也偏爱运用接近地面或扎根地面的动律编舞(my movement is earthy)。舞团成员均一视同仁地统称作舞者,没有职级高低的分别。

     现在,我需要管理一百六十名舞蹈员,我们有一座宏伟的剧院,还拥有自己的乐团和歌唱家。米克洛夫斯基剧院原本是沙皇尼古拉兴建的皇家剧院,其芭蕾舞团历史悠久,现存的保留剧目十分丰富。

     在这种规模庞大的剧院工作,面对这样一个以承传古典芭蕾剧目为常规的舞团,我必须按照规定把舞蹈员划分为首席演员、独舞演员、领舞及群舞演员的各等职衔级别。

     我发觉这做法确有实际的需要,尤其是演出传统大型舞剧时,譬如说《睡美人》,首席演员担演的戏分十分繁重,他们必需具备极为高超的技巧造诣,可说是肩负了整台演出的重担。

     敬佩古典芭蕾追求完美

     跟这些出类拔萃的芭蕾舞演员紧密地相处合作了这些日子,更教我察觉到古典芭蕾舞的要求非常高,那种追求以完美姿态完成极高难度动作的态度,委实教人高度钦佩。他们犹如经精雕细琢的珍宝那样,长年累月地不断修炼舞技,精益求精。观众看他们在台上表演叹为观止的三十六个单腿脚尖鞭转,空中腾跳连转两个圈儿的绝技,都不是朝夕间能练成的舞功。大家应该对他们珍而重之,呵护备至。

     再者,像Natalia Osipova、Ivan Vasiliev、Leonid Sarafanov等台柱明星,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奇才。他们精湛的舞技、极富感染力的演绎能力及超凡的个人魅力,全是独一无二,难以复制的素质。试想想,要从千个百个舞蹈员中间寻觅到像他们那样水平的舞蹈员,真是谈何容易啊!

     刘∶Natalia Osipova跟Ivan Vasiliev本是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蹈员,Leonid Sarafanov则是马林斯基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蹈员,他们先後「跳船」,转投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为的是要跟你合作吗?你好像磁石那样,发放强劲的吸引力。

     吸引首席舞者跳槽加盟

     杜∶对呀。假如我不是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他们可能就不会离开原来的舞团,改为效力我们的团队了。我很清楚意识到他们是专诚为了我而来加盟舞团的。

     二○一二年十二月中舞团首演我新编排的长篇舞剧《罗密欧与茱丽叶》,主要角色正是由Natalia Osipova与Ivan Vasiliev饰演,Leonid Sarafanov也参演这部全新制作的剧目。他们又演出了我去年给舞团编创的新版本长篇舞剧《睡美人》。事实上,二○一二年十二月份,舞团一口气公演我的两出大型舞剧,先是四场《罗密欧与茱丽叶》,月底则推出四场《睡美人》。

     刘∶圣彼得堡的观众是否很保守?他们对你的新版本长篇舞剧有何反应?

     杜∶不。他们一点也不守旧,他们喜爱芭蕾,也懂得芭蕾。《睡美人》他们看了百多年佩蒂巴(M. Petipa)的版本,也想换个角度,来个转变,看看新的制作;他们从中学习新的体验。

     观众对我创作的短篇作品同样反应热烈,他们都来看我推出的「三合一短篇舞作晚会」(Triple Bill)。至今,舞团先後公演我的多出旧作《小精灵》(Duendo)、《无言》(Without Words)┅┅等;我也特别为舞团排演了新的短篇作品,《Nunc Dimittis》及《序曲》(Prelude)。大众对表现抽象意念的非故事性当代舞作品,同样受落。此外,舞团还搬演了我的长篇作品《巴赫叙/静寂与空虚》(Multiplicity/Forms of Silence & Emptiness)。与此同时,舞团依旧演出许多传统芭蕾舞剧,如《唐.吉诃德》、《海盗》、《吉赛尔》、《舞姬》等。

     据悉,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将於三月下旬至四月初第三度巡回伦敦演出。详情可浏览以下网页∶www.mikhailovsky.ru/en/events/tours/。

     (中)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