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毛百万讼费可能失业/关 昭

2013-01-12 04:25  来源:大公报

    「长毛」梁国雄及「民主党」何俊仁,日前分别就特首梁振英住宅的「僭建」问题提出「选举呈请」和司法覆核,已被原讼庭及上诉庭判以败诉,昨日再被追讨讼费。

    广东人有句俗话∶「上得山多终遇虎」,一再以司法覆核作为乱港「武器」的「长毛」,这回可说「遇虎」了;据知有关讼费可能高达一百万元,如果「长毛」不付或付不出,与讼人可将其申请破产,届时不仅「手尾长」,甚至连立法会议席也随时不保。

    「长毛」被追讨讼费,可说咎由自取、与人无尤。事实是,与讼人梁振英虽贵为特首,也不可能用公帑来打个人官司,所以近百万的律师费等讼费都得自己掏腰包;如今官司得直,自然要向提出司法覆核的「长毛」追讨讼费,除非梁振英甘愿「你告我、我埋单」,但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事实是,动辄以司法覆核来干扰、阻挠特区政府依法施政,也该是「长毛」和「大状党」等人应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大状党」在「领汇」上市和港珠澳大桥的环评诉讼上虽然未被追讨巨额讼费,因为他们十分狡猾,自己不出头,而是怂恿一些领取综援的公屋阿婆出头入禀,兼且申请「法律援助」用公帑、用市民的钱告政府、打官司,他们自己则躲在幕後策划,但其後的区议会及立法会选举中他们是付出了失票、失议席的代价的,对这些「金牙大状」也是另一种教训。

    特区司法独立,「法援」协助基层市民伸张社会公义,但在反对派和乱港传媒操弄之下,加上一个「大状党」知法乱法、以法乱港,这些良好的传统和社会基石已经被他们「政治化」和滥用,用来抗中乱港和阻挠政府依法施政。而市民大众对此早已有怨言。在市民眼中,司法覆核几乎已经成了反对派的「专用」,尊严和权威感已丧失不少。

    可笑的是,「长毛」这边被追讨百万讼费,大叫被「迫害」,要「筹款」,那边状告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剪布」、禁止他「拉布」的司法覆核又已提上法庭。看来,「迫害」他的不是别人,而是长毛「自作孽」而已。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