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避寿/陈鲁民

2013-01-12 04:25  来源:大公报

    旧时有名人避寿之说,俗称「躲生」。即某人在寿辰时节外出,以躲避亲友的庆贺,这种风俗始於元代,清朝时已很盛行。清人俞樾《春在堂随笔》记∶「盖世俗作寿,必於逢九逢十之年。先生(袁枚)两年出游,皆为避寿计。其中载一诗云∶『到处探奇逢地主,避人作寿走天涯。』是其证也。」

    避寿有很多原因,或是受祝者喜安静、厌喧闹;或是受祝者为避免劳亲动友、铺张浪费;或是廉洁官员,为了阻止巴结逢迎者乘机馈赠厚礼;或是为示范风气,表示脱俗、与众不同等。

    阮元是清朝屈指可数的名相硕儒,有「一代名儒、三朝阁老、九省疆臣」之誉,被尊为一代文宗。他从四十岁就开始避寿,一直避到八十六岁,从未庆过一次生日,未收过丝毫礼品。

    四十岁生日这天,时任浙江巡抚的阮元,到海塘工地视察;五十岁生日时,他身为漕运总督,在运米船上度过;七十岁时,他任云贵总督,生日那天,一个人到船上煮茶、赏雪景,并作《隐山铭》∶「士高能隐,山静乃寿。」他不仅自己不做寿,也不给夫人做生日,不藉机敛财,是有名清官。

    一九四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是冯玉祥六十华诞。冯玉祥德高望重,军政界多有门生故旧,早就张罗要给他祝寿了,他却作「丘八诗」《六十岁的小伙子》一首自勉并谢绝祝寿,刊登在当日《新华日报》上。诗曰∶「我们的主人,是全国的老百姓。他们是筚路蓝缕,真正的贫穷。他们无论怎样的痛苦,还是供给我们衣食住。饮水要思源,自己要问问自己的良心。方才是六十岁的小伙子,怎麽能说是寿?应当赶快努力,去报告主人们。使他们有了好的吃穿住用,那方是尽了抗日公仆的本分。」这日,冯玉祥以「国难当头,概不受贺」为由,外出避寿,到了重庆远郊的乡下,与普通老百姓一起度过了一天。

    蒋介石提倡新生活,当然自己也不好意思大规模给自己祝寿,因此曾多次避寿,最著名的一次是一九三六年去洛阳避寿。蒋介石出生於一八八七年十月三十一日,一九三六年是他的五十大寿,当时,有陈立夫哥俩在带头起哄,各种祝寿活动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包括大型演出、捐献战机活动等等,闹得沸沸扬扬。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二日,在祝寿典礼前一个多星期,蒋介石偕宋美龄飞往西安,十月二十九日飞赴洛阳。蒋介石此次离开南京的原因,名义上是「避寿」,实际上还有两个目的,一是部署和协调东北军、西北军和中央军的陕北「剿共」;二是检查河南军队沿黄河一线的国防工事修筑情况。可惜,这一次他弄巧成拙,碰上「西安事变」,险些回不来。

    《笑林广记》载,某县令做寿,因其属鼠,众下属集资做了一苹金鼠以祝。县令大喜,曰∶不日,夫人也要做寿,夫人属牛。一干属下吓倒,面面相觑,叫苦不迭。如今也时时有所耳闻,官员借做寿聚敛钱财,惹得天怨人怒。由此看来,避寿这种良俗还大有提倡之必要哩。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