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对碗与盘对盘/纯 上

2013-01-12 04:25  来源:大公报

    「乡邻碗对碗,亲眷盘对盘」是包天笑在《衣食住行的百年变迁》中提到的一句姑苏俗话,反映的是当年的民俗礼仪。过去苏州人家过节时要给亲戚送礼,叫做「节盘」。而对四邻,不但乔迁时要上门拜会,送上红纸名片、馒头糕点,而且相互之间常有饮食馈赠∶「今天烧了一样菜,特别而新鲜的,便送一碗隔壁姐姐。明天对门嫂嫂,也许想起前情,烧到好菜,也回敬你一碗」。包对这种「睦邻制度」很称赏,晚年住香港,还为「同居一楼二、三十年,而姓张姓李,渺不相识」感到痛心。

    居住条件的变化是社会经济发展、文化变迁的重要标。我小时候住类似「大杂院」的小楼,一栋原本是民族资本家的别墅洋房挤进了十几家人。我们一家三口同住一间十二平方米的房间,独立的卫浴设备自然没有,连做饭都要和左邻右舍合用楼道的空间。这样「面颊挨下颌」的居住方式,少了私密空间,但也硬性决定了大家「打得火热」的局面。

    母亲裹了馄饨,总要给邻居送上一碗。隔壁奶奶包的小巧玲珑的「小脚?」,也会在我家的端午饭桌上出现。那时人们的生活都不宽裕,油盐糖醋等调料都凭票供应,肉、禽、鱼、蛋可能过节才能品尝,偶然烧个好菜自然是头等大事。菜香四溢,也不好意思自己关起门来独自享用。所以,分享食物司空见惯。倒是亲戚,虽有血缘牵绊,或因路途远隔,或是政治敏感,或为经济拮,无法维持行节盘的惯例。一来二去,少於问询,就逐日疏远了。「远亲不如近邻」,朝夕相处,「碗对碗」的油盐酱醋情分,其威力远胜生物学上说的基因呢。

    现在我家也住高楼。一套公寓厨房、浴室、客厅、卧室一应俱全,不再是过去挤挤挨挨,东家儿啼西家闻,西家烧菜东家香的情况了。邻里之间多数时候也客客气气,但相互交往极少。母亲大约是坚守「碗对碗」政策的顽固分子,每次我从美国回家,她都要给左邻右舍送点巧克力之类的土产。一楼邻居回敬秋天乡下新收的红薯。不过,这类交往「一拳来,一脚去」,不复当年邻里间的亲热。

    对这样的礼俗变迁,我的感情是矛盾的。同胞居住条件改善,住得比过去更宽舒、安静,当然是大好事,但愿国内处处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开颜。但独门独户也可能带来人情冷漠,关进小屋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君不见,电梯里烟灰满地,信箱前广告飘飞;大门外丢落快递信封和纸箱;垃圾箱边又是某家杀鱼後弃置的鳞片、肚肠,似乎放进塑料袋,顺手丢放的举手之劳都不愿付出。装修时大兴土木,噪音和建筑垃圾的污染更是人生常态,不值一提了。有时在我们这个所谓「高尚住宅区」见到年轻男女带?孩子散步,却带头攀折公共花木的行为,不由得为未来担忧。为父母者言传身教,自己不做出好榜样,怎麽又能指望孩子日後成为品行高尚、关心他人者?但愿我是杞人忧天。只是,「碗对碗」的情意不再,私密空间又不能保障自觉自省。加上日常琐事困扰搓磨,邻里间每每怨气十足,无怪乎国人哀叹「道德空窗」,人心不古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