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无定则/郑 如

2013-01-13 04:25  来源:大公报

    关於读书实在有太多说法。较多听到的是,书一定要读名著,此乃取其上得其中,取其中得其下之策。也有人主张开卷有益,凡书皆有其可读者,杂取乃汲取知识的要义。

    当初李敖向钱穆请教治国学方法。钱穆说「读书并没有具体方法,要多读书、多求解,当以古书原文为底子为主,免受他人成见的约束。书要看第一流的,一遍又一遍读。与其十本书读一遍,不如一本书读十遍。不要怕读大部头的书,养成读大部头的书的习惯,则普通书就不怕了。读书时要庄重,静心凝神,能静心凝神,任何喧闹的场合都可读书,否则走马看花,等於白读。选书最好选已经有两三百年以上历史的书,这种书经两三百年犹未被淘汰,必有价值,新书则不然。新书有否价值,犹待考验也。」

    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做学问讲究多从目录学入手。所谓「学问之苟且,由源流之不分」,「类例既分,学术自明」。在注重「辨章学术,考镜源流」这方面,目录学不只是为著作分门别类,排列次序,更包括评判高下辨别良莠、叙述师承、剖析潮流等等,在指示学问途径方面,似乎更有效。

    鲁迅多次建议初学者靠《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或《书目答问》去「摸门径」。据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记载儿子转读中文系事,鲁迅曾为许世瑛开过一张以经典典籍为主的书单。而鲁迅在《青年必读书》中指出,「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相比较,不难看出鲁迅前後差异在於,前者给朋友私下帮忙,目的是给中文系的入学者,不妨列得简明扼要,後者是公开发表,避免煽动乱翻古书风气,并对复古随时保持警惕,这样偏激的「无字书目」可以谅解。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