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艺术家展「暴力与诗意」

2013-01-14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杨嘉辉历时两个月,用声音记录沙头角边界/本报摄

    

    【本报讯】实习记者吕颜婉倩、王丹报道∶世界的秩序正在变化,以暴力的方式进行?抑或相信以文化抵抗?这将会是这个时代的考验。艺术地图於中环设立全新艺术空间am space,开幕双个展「暴力与诗意」一月十一日至二月二十五日於中环鸭巴甸街兴扬大厦举办。两位参展者分别为台湾的装置及录像艺术家张晖明及香港声音、媒体艺术家杨嘉辉。

    宁静暗藏不安情绪

    「论暴力,有人说我的作品更暴力。杨嘉辉的作品情绪敏感、处理手法集中在声音方面。」张晖明拿一杯红酒,缓缓地说道。「我的作品里充斥一种比较强烈的不安定情绪。表面上看起来很宁静,其实暗藏不确定的浮动。」他指的是二○一○年《最後的玫瑰》里所展现的内容。在这幅作品中,一朵鲜艳的玫瑰插在白色的平台上,看似静止的玫瑰正被每分钟一千八百次的震频激荡,「一场光速版的青春遭受凌迟的悲剧」正以暴力的方式将生命结束。这种「微暴力」带来更大的反差,从静观到想像内变,从机械的外部世界走近诗性的内在世界,带有本质上的美学意义。

    张晖明表示,作品中的这种「不安定的情绪」与他个人的性格以及当时的情绪状态有极大的关系。

    他这次带来的五件作品,有三件是《碎片》系列里的作品,另外两件分别是《微型时光──森林》以及《石头》。《碎片》系列里的作品都是有声的两分钟单频道录像。你会看到,在蓊郁的树林里沉睡的动物、河流石头上因乾涸而死掉的鱼,枯枝败叶中人的头发和脚,在光影的变化下呈现出「生命死亡的存在」。

    复合媒体装置塑造的《微型时光──森林》用张晖明的话来说,更像是一个小剧场。树林中晃动的人处於一种永远等待的状态,前方是悬崖,後方是森林似乎进退维谷。

    用耳朵感受「边界」

    《石头》展现的是一块石头在缓慢的令你没有意识的状态下,由石头在黄金、不锈钢、木炭、土块及钻石之间变换。张晖明告诉记者,他想展现的是一种介於自然与人为状态间的转换。

    《Liquid Borders》诞生在香港和深圳之间的边防铁丝网旁,声音艺术家杨嘉辉记录风与物体、规禁与理性碰撞的声音,用旁观者的角度探索模糊身份与边界问题,录下铁丝网上的音响剪辑重组,并且将声音谱写下来展示给观众。

    漫漫二个月,在香港和深圳刚开放的边界地段,杨嘉辉沿漫长的沙头角海湾线,一路用接触式麦克风在阻隔香港和内地的铁丝网上录下了一段段音响。戴上耳机去听,田野的声音、台风过後水滴声、时而突兀的震荡声,彷佛融会成了类似火车轰鸣的声音。

    「这个想法有点变态,效果很意外。」杨嘉辉说∶「这反而更印证了我之前的想法∶若你没有去听过、没有感受过,永远都不会知道它会是这样」。「它」是杨嘉辉作品表达的主题「边界」。

    「声音是时间性的载体」,杨嘉辉指地图上自己走过的路径,「你看,这上面的边界那麽清晰直接,等你到了那里,你才发现,不过只是一个转弯你就看不见铁丝网另一头发生了什麽。而声音会转弯,贴在铁丝网上的麦克风会忠实告诉你那边有事情发生了。」

    起初萌生做一个「边界」议题作品的机缘是二○○五年的施政报告中提到将缩小边界禁区,「但直到二○一二年二月才真正开始开放」,他希望自己能在这个有形边界完全消失前,录完这一个作品。「因为现实存在反差∶有形边界消失,但是无形边界依旧存在」,希望以声音为载体,让观众自己的耳朵听听边界上有什麽,自己的心去感受「边界」,思考「人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将两位艺术家作品合展,「暴力与诗意」策展人谭伟平说,「艺术家是最敏感的人」,台湾和香港正经历某种程度上类似的「边界议题」的时代主题。他觉得香港社会的暴力倾向越来越强,「可能不是直接行动上的暴力,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压抑。我们举办展览,不是对社会现实的直接回应,而是希望带领他们看到本质。」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