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人名句

2013-01-15 04:25  来源:大公报

    由终审法院提请人大释法是其中一个方法,因为《基本法》内规定,最终的解释权在人大常委会手上,但是否寻求释法的决定权在终审法院,但我绝不认同是冲击香港司法制度。现在有一个问题,香港法律界对人大释法有很大的心魔,社会应客观对待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权。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叶国谦

    我完全理解香港市民对释法的看法,个人觉得香港的法律问题是可以在香港自身司法系统解决,我会尽量在本港的法律系统处理,释法会是最後一个如果无其他方法可以处理的一个方法。

     律政司司长袁国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