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估」压力大 学习难愉快/黎小燕

2013-01-15 04:25  来源:大公报

    学习,的确是应该愉快地进行的,学生从兴趣出发,事半功倍,学得其所。可如今,每天清早见到的上学的孩子是愁眉苦脸的多,展颜微笑的少。如果在学校学习是如斯的痛苦,试问上学又有什麽意义呢?

    令不少学生感到上学不开心的原因不一而足,主观的客观的个别情况难以一概而论,但当中一个与TSA有关的因素值得注意。偶尔听到一些家长紧张的对话∶「评核,不能大意呀!」令人颇有感触。

    面对TSA如临大敌

    小三、小六及中三这三个年级的学生要参加一个名为全港系统性评估的测试(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简称TSA),有些学校面对TSA是如临大敌的,测试之前的数周即慌忙「准备粮草」。校长和教师开了个紧张的头,影响所及,学生及家长都无法轻松,他们的全部生活似乎就只有TSA,其他活动都得让路。

    生活不能说全无压力,推动向上的压力更要适当存在。TSA推行时所形成的压力却非比一般,不仅对推动学生向上没有帮助,反而对他们造成不良影响。

    如果真正明白TSA从何而来,学生及家长当会大为放心。「这是一项由教育统筹委员会於2000年发布的教育改革报告书中提出的教育改革措施之一。测试由2004年起於每年六月举行,目的是了解全港学生在中英数三科的水平,以期能改善学生在这几个学科的能力。该评估并不计算学生个别的成绩,仅用以评估学生整体状况。」这是当局推出TSA的目的。按年就全港学生的中英数三个重要科目作出评估,知道了学生的有关水平後,再在教学资源上作系统性分配,原意是好的。只是政策落实到每间学校时,便有这样那样不尽如人意的「现实解读」,最终结果往往是适得其反。

    好些学校觉得,评估学生在三个主要科目的水平,即是把学校分类,「你校属Band three(第三组别)」与别人无关,「我校属Band one(第一组别)」则声势浩大。这样一分类,问题就严重了。测试前的数周便是「学校大操练」的开始,教师把从网上下载的历届测试题目印发给学生,天天逼他们操练,学校的既定课程不必说只能搁置一旁。这就令学生及家长对TSA都视作「对前途有生杀大权」的测试,压力随之而来。

    事实上,学生已经在该校就读,评估分数对他们的出路是毫无影响的。上述「评估定义」中的一句已经说得很清楚∶「该评估并不计算学生个别的成绩,仅用以评估学生整体状况。」但若当局通知「贵校成绩差」时,即表示该校势必与「被列入Band one(第一组别)」无缘,「校誉攸关」,这些学校因而出此操练下策,甚至只派出优秀学生参加测试,把成绩不怎麽样的学生「收起来」(离开课室,或躲到图书室等地方去)。学生年纪小,校长和老师说什麽他们就相信什麽;好些家长虽是成年人,却无知得很。校长和老师说「评估对学生至关紧要」,日日讲课课讲,怎不令他们胆战心惊?

    天天操练模拟题目

    操练无益,天天机械地做那几类「模拟题目」,不去分析,脑袋「转不了弯」,到正式测试时也机械地「代入公式」,把正常学习(因应学生多元兴趣设计教学策略下的学习)抛诸脑後,这是在浪费学生的学习时间之馀,更令他们精神紧张,身心疲惫。

    记得月前有人为了抗议国民教育的推行而在政府总部门外绝食时,一些家长带同小朋友前去支持。「绝食好伟大」「绝食就是对」的一厢情愿想法盖过了「是否应质疑『接受国教等同洗脑』论」,以为这样就是「让孩子实地体验」,其实刚好相反。一名小学生在镜头前的两句话可知端倪。记者问正在颤抖的她∶「你可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什麽?」「我不想见到妈咪难过,我不要洗脑。」听得观众如我耳不顺心不舒,对她怜惜不已。什麽是洗脑她全不知情,国教是否等於大毒草她更无从了解,只是被「妈咪难过」的想法吓怕而不愿做妈咪觉得不开心的事。

    「靠吓」是教育吗?瑞士教育心理学家裴斯泰洛齐(Johann Pestalozzi)强调以爱为教育的中心;视学校如家庭,视教师如父母,视学生如花木。

    对上述为利薰心的「学校」而言,学校的职能是什麽,高层次的教育心理学又是什麽,纵使都无从理解,但起码别让孩子害怕上学,才算是稍有点资格成其为「学校」!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