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安老是「急民所急」/□李幼岐

2013-01-15 04:25  来源:大公报

    行政长官梁振英发表首份《施政报告》之前,社会上对其内容已诸多猜测,其中以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所言最受重视,因为他有的是第一手的内幕消息,还有可能是故意事先「放料」,藉以观察民间反应,以便对《施政报告》作最後修订。

    应尽快订立「贫困线」

    张建宗表示,施政报告将以扶贫及安老作为主要的工作重点。这样的思路,不但方向正确,而且必受市民大众尤其是草根阶层的欢迎。当前香港存在不少重大的民生问题和社会问题,例如房屋、环保、标准工时、经济转型、协助中、小企业等等,但相比之下,扶贫及安老确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

    香港的贫富悬殊,已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香港的穷人,根据社联等社会团体或学术机构的调查统计,近几年的数据,多则129万,少则117万人,总之「香港穷人过百万」已可确定无疑。作为全球一流的富裕地区,全港700万人口之中,竟然有18.4%或至少16.7%相对贫困,这肯定是「香港之耻」。

    贫富悬殊也表现在坚尼系数上面。评定贫富差距的坚尼系数,香港高达0.434,全球第一高,但这个「第一」,并不光彩,而是羞耻。根据2012年3月的数字,由联合国公布坚尼系数的评分排名表,在先进经济体国家或地区中依次是∶香港、新加坡、美国、以色列、葡萄牙、新西兰、英国、意大利、澳洲、爱尔兰和希腊(两国同列第10)。香港的坚尼系数名列全球「十大」之首,不能不令人扼腕兴叹、按联合国的标准,坚尼系数0.4是「警戒线」,也是收入差距的「临界点」,香港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倘香港对此不能警惕,不作改善,那就前景不妙,满地荆棘,说不定有一天社会怒潮爆发,导致「天下大乱」。

    客观地说,造成香港贫富悬殊如此严重,并不是梁振英政府的责任,连同楼价狂涨、房遍地等重大民生问题,前朝政府是难辞其咎,但改善和解决问题的责任,如今就落在梁振英政府的肩上,再说,梁振英政府也责无旁贷。对市民大众而言,情况改善,问题解决,收入增加,生活提高,最为实际。

    自梁振英政府上台以来,已经为扶贫做了一些工作,例如重新设立扶贫委员会、关爱基金进一步发挥功能、放宽申请交通津贴规定等等。但这些工作无疑并不足够,必须扩大和深化。前朝政府因扶贫工作「 ?可做」而解散扶贫委员会,沦为国际笑话。这个世界,怎麽会没有扶贫的事可做呢?香港有120万穷人,又怎麽会无「贫」可「扶」呢?推而论之,市民可以对重设的扶贫委员会寄於合理的期望。举例说,应尽快订立「贫穷线」。有多个团体认为,以家庭入息中位数的六成订为「贫穷线」,以七成订为「防贫线」。笔者以为这一建议合情合理,也很适中,经公众谘询後,不妨就以此设定为标准,并落实扶贫政策。

    安老问题,随人口逐渐老化,也日见重要,实在是不能视而不见。在全球富裕地区和先进经济体之中,香港是唯一没有全民退休保障的地区。从「安老」角度论,这同样也是「香港之耻」。一个富裕地区和先进经济体,居然没有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怎麽说得过去?世上许多经济发达程度不如或远不如香港的国家或地区,在安老方面做得都比香港好,这是值得香港学习和借鉴的。

    说香港是富裕社会和先进经济体,因香港的人均GDP已超越3.45万美元,若对照二十国集团(G20),排名在第七的英国与第八的意大利之间。有这样名次,是港人的光荣。但英国和意大利均有全民退休保障,甚至排名在第十名以外的一些国家都有,而香港却没有,说「香港之耻」也就并非冤枉了。

    盼设全民退休保障

    当然,香港没有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即全民养老金,也不是梁振英政府的错。倘要寻本溯源,恐怕要说到港英政府了。由港英时代至今,公仆有退休保障,作为「主人」的市民则欠奉了。目前实施的长期服务金、强积金等,明显不能满足全民退休保障的基本要求。因此,社会上出现了强烈要求设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的声音。市民在梁振英时代开局之际提出这样的诉求,说到底,除了这是政府责无旁贷,也因为基层市民对梁振英的信赖,认为梁振英比前朝更能「以民为本」和「执政为民」。

    梁振英政府上台半年多,已推出每月2200元的长者生活津贴,今年四月起实施,且追溯至去年12月。近日则在热议长者服务券,每月5000元,今年第三季以试点形式推出,预料首批有1200人受惠。这些均说明,政府确在工作,但安老的终极目标仍然是全民退休保障机制。

    梁振英的首份《施政报告》,确有不少工作重点。将扶贫和安老列为「重中之重」,是「急民所急」,也是颇见睿智的做法,值得市民尤其是贫困阶层为此而鼓掌。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