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司法独立坚若磐石/□茹志俊

2013-01-15 04:25  来源:大公报

    □终审庭首席大法官马道立昨日指出∶「毫无疑问,香港司法机构是无惧和独立的,这是一个确实存在的概念。」任何将「释法」视作破坏香港法制的批评,或者以「乌云盖顶」暗指香港司法受损的说法,不仅罔顾事实,更是误导公众的错误之举。用「乌云盖顶」暗指香港司法受损,是缺乏证据的「政治诡术」,更是对过去十六年来香港法律界所取得成就的一种蔑视。

    「一国两制」落实近十六年,香港的司法制度经受住了考验,尽管其间发生多次重大的法律争拗,涉及居港权、特首任期等社会重大关切问题,而人大常委会亦先後进行了四次释法,但香港的司法制度并没有受到冲击,相反,在不断磨合中形成新的司法体系,司法独立坚若磐石。一如终审庭首席大法官马道立昨日所言∶「毫无疑问,香港司法机构是无惧和独立的,这是一个确实存在的概念。」任何将「释法」视作破坏香港法制的批评,或者以「乌云盖顶」暗指香港司法受损的说法,不仅罔顾事实,更是误导公众的错误之举。

    反对派上周在立法会提出一个「捍卫香港司法独立」的议案,尽管最终以大比数被否决,但其间反对派对香港司法制度所作出的批评,却令不了解香港的人受到误导,以为回归十五年香港已经「司法独立沦丧」。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不论是香港司法机构的人士、法律界人员,还是负责具体案件的法官,没有人会认同这种观点。虽然各自对法律条文的看法有所不同,但香港司法独立的现状,却没有人会否认。

    马道立坚信司法无损

    在昨日一年一度的香港法律年度开启礼上,终审庭首席大法官马道立在致辞中,对当前各界争论的议题包括居港权案、释法、法官国籍等问题作了间接回应。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对当前香港司法独立体现出了高度的信心和决心。

    他说∶「诚然,独立的司法机构是法律持正精神的基础。我经常被问及有关司法独立的情况,以及如何证明香港的司法机构是独立的。毫无疑问,香港的司法机构是无惧和独立的,这是一个确实存在的概念,一个在许多人心目中等同於香港成功的概念。」、「我并不期望人人只单凭首席法官的话,便欣然接受香港的司法制度是独立的。反而大家更应考虑两项客观的事实。首先是《基本法》本身的内容:香港应有独立的司法机构,它是香港宪制体系的一部分。」

    作为终审庭首席大法官,马道立地位崇高,肩负维护「一国两制」下特区的司法独立的重任;而作为一名本地法官,马道立长期以来对香港司法制度所作出的贡献,备受法律界尊重。如果他认为并坚信香港的司法独立是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那麽,指责香港司法独立「沦丧」,无异於是对这些法官们长期以来不懈努力的一种侮辱。

    反对派指责毫无理据

    那些指责香港司法独立不再存在的人,其所有理据仅在於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四次释法,而此次特区政府要求终审庭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释法,是司法干预的更深层演变。但事实上,不论香港政府作什麽决定,总有被指责的理由。早年香港政府「绕过」终审庭,主动提请释法,被狠批「破坏法治」;此次政府尊重终审庭,按《基本法》赋予的权力,交由法庭决定是否提请释法,同样被狠批「破坏法治」。

    马道立昨日回应记者提问时,将问题说得更清楚∶「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权是合法的,本港终审法院亦有权邀请人大常委会释法,所以不能说释法是破坏香港法制。」《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条清楚写明∶「本法的解释权属於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香港特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对本法关於香港自治范围内的条款自行解释」,对於如此简单的权力来源问题,反对派议员不应视而不见,继续以不负责任的态度攻击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权力,显然已经严重脱离事实本身。

    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昨日在同一场合中指出,香港每当有法律程序对社会、经济或政治带来重大影响,都会引起公众争议,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然而,法律问题应该透过司法制度解决,这是法治概念的重要一环。因此,假如真的尊重法治,则不论诉讼人是个人、公司或政府部门,都应绝对尊重诉讼人透过司法体系解决法律问题的法律权利。事实上,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在面对重大法律问题须予解决时,应该有勇气和决心,设法把法律问题交由司法程序妥善裁定,而不论此举会否带来争议。

    释法与否皆法庭决定

    在此次备受批评的菲佣「居港权」一案,某些反对派法律界人士,一方面批评特区律政司「向终审庭施压」,但另一方面,他们极端的言论实际上是在以另一种形式「向法庭施压」,迫法官接受反对派所坚持的意见。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岂应是秉承理性客观思维的法律人所应做的?

    香港拥有世界级的司法机构,亦享有真正的司法独立。应该有信心,无论案件如何具争议性,香港法官也会完全独立地严格按照法律就案件作出裁决。「我们当然绝对尊重言论自由和公众发表意见的法律权利。然而,我们必须保持谨慎,让法官能够在没有不当干扰或任何形式压力的环境下判案。与政治过程不同,司法程序不受游说,亦不应受到游说。」袁国强昨日说。

    不论终审庭最终会否决定向人大常委会寻求释法,香港司法独立的事实,不会受到丝毫影响。即使法庭不寻求释法,不代表政府受挫;决定寻求释法,不代表法庭胜利。只要一切依据法律条文与精神,香港司法独立只会不断得到巩固。那些以「乌云盖顶」暗指香港司法受损的说法,是缺乏证据的「政治诡术」,更是对过去十六年来香港法律界所取得成就的一种蔑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