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财政须彻底摒弃/□余永贤

2013-01-15 04:25  来源:大公报

    最近常有私家医院监管失误的报道,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频频解话道歉。其实不是他的过失,而是一个深层次、系统性的谬误浮现出来,真正的罪魁是土地财政。

    数十年来,政府惯用批地模式主导政策,规划几块地皮让人竞投,建设医院和学校,这种做法就算是医疗和教育政策措施。但在世界其他地方这只可称是城市用地规划,并不等同政策。就算不是赤条条的批地,很多政策的推行也离不开土地,例如在科技发展方面,政府就强调动用几十亿元扩建科学园。

    在一般的公共政策范畴,土地不应是主要考虑,土地规划也不应该领导整体政策。把重要的政策内容写成批地的条件,是本末倒置,当然会导致误差。

    可能是被香港影响,土地财政在内地一些地区风行了一段时间,但前几年已正式被取缔了,为什麽香港还是执迷不悟呢?

    一说土地就等於钱,香港地价昂贵,土地是很多项目的最大成本。但这不是让土地主导政策的理由,而土地财政只会助长地价涨势,和高地价政策相辅相成。

    从政府架构方面看,医疗政策应该是由食物及卫生局主导,而地政处审批的批地合约变成了主要政策文件就是怪怪的。用地续约的审批在地政处,但医疗服务的跟进却在食物及卫生局,当然容易出现问题。

    对非理性架构安排的标准回应是,政府部门之间是合作无间的团队,有合作沟通就没有困难。可是连篇私院监控失误的报道显示,政府部门之间协调完美只是神话。

    英式殖民统治喜欢采用不合逻辑的政府架构,程式重叠相互牵制,如果指令都是从伦敦发出,部门之间的协调当然没有问题。没有殖民者的指挥,政府就很难自行运作,这是高明的控制手段。

    私院监控失误有另一个启示:十多年前批地时定下的政策条文,不可能适合现今社会,政策要随社会的变化而更改。十多年前很难说得准需要提供多少三等床位,还是医疗套餐,那个时候几乎没有医疗套餐这个概念。批地一下子定下几十年的合约,而公共政策需要常常调校,所以不适宜用批地模式主导政策。

    殖民地时期官员很多时怀今天不理明天事的心态,批地一次过把事情了结,不亦乐乎。回归後自己当家作主,不应该存有苟且的心态,要把公共政策处理好,更要发展良好合理的政府架构和政策程序,不要埋下矛盾,要彻底摒弃土地财政,否则恶性循环,香港摆脱不了高地价的魔咒。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