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在损害香港法治?/□民建联主席谭耀宗

2013-01-15 04:25  来源:大公报

    上周,公民党的法律功能界别议员郭荣铿在立法会提出议案,「促请政府维护『一国两制』,捍卫香港的法治精神、法律制度和司法独立」,结果被否决。有报章大字标题,指「保皇派否决捍卫法治议案」。

    其实当日立法会上,笔者对议案提出修订,措辞为「本会促请政府继续按照『一国两制』的方针和《基本法》的规定,维护香港的法治精神、法律制度和司法独立」,结果一样被反对派否决。如果按该报的逻辑,是否也可以说,反对派不但漠视法治,更加连香港法治所依据的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规定都不接受呢?

    与其轻信虚辞,不如了解当日议案提出的背景,并听听郭荣铿的实质发言,就会清楚到底谁在捍卫法治,谁在损害法治。

    近年双非婴儿居留权、外佣居留权问题困扰香港,市民普遍期望在法律上根本解决问题。至於律政司在外佣案件中请求终审法院考虑依据《基本法》第158(3)条向人大常委会寻求释法,只是在诉讼中提出法律观点和理据的正常做法,最终由法庭决定。然而,消息在公开聆讯前被披露,是否有人希望利用法庭外的力量去影响案件,实在耐人寻味。

    正因如此,立法机关、政治人物,特别是来自法律界的,就更应懂得小心,避免成为干预法庭判案的共犯。大律师公会就发表声明,呼吁社会各界和传媒在案件待决期间,避免对案件做高调评论和揣测,以免制造不必要的压力和干扰。公会强调,任何干预都可能被视为干预司法独立的举措,不论政治立场,即使不违法,仍需严加防范和慎重处理。

    然而,郭荣铿和公民党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先是要求在立法会的事务委员会讨论事件。建制派议员从大局出发,否决了这个要求,但他和公民党却不死心,继续在立法会大会上提出议案,以维护法治为名,指责政府的做法是破坏法治,甚至说是「在法庭头上放了一把刀」。

    郭荣铿侮辱伤害法治

    作为大律师,他应该清楚,在法治的原则下,与讼双方,无论是什麽身份,都有权向法庭提出本身的法律观点和理据,让法庭考虑。普通法是「抗辩式」法律制度(adversarial system),更需要容许正反双方全面充分地提出相关观点和理据,进行争辩。若非如此,法庭难以作出妥善考虑,判案质素和整体法治水平也无从保障。

    但郭荣铿竟认为律政司作为与讼人,不能在法律程序中提出某些法律观点和理据,这无异於从机理上取消了普通法的法治保障,并公告天下,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的。不仅如此,如果说有些法律问题不能提出来让香港法官处理,这到底是捍卫了香港法治,还是贬低了香港法官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如果将来法庭接纳了律政司的观点和理据,是否就等於向「放在头上的刀」屈服呢?郭荣铿的言论明显是就待决案件向法庭施加政治压力。

    《基本法》第158(3)条定下了人大常委会释法的一个机制,这是香港宪制的一部分,在早前的刚果案中也为终审庭所采用。这次外佣案,律政司请求终审法院考虑依据《基本法》第158(3)条向人大常委会寻求释法,最终也是由法庭依法考量。然而,郭荣铿竟然说,如果寻求人大常委会释法,就如同一个全班考第一的学生,找一个全班差不多考第尾的学生,去帮他审案解释法律,这种情况对法治的影响可想而知。他如此不尊重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更侮辱终审庭的智慧,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既然《基本法》第158(3)条中的释法规定那麽讨厌,却又白纸黑字写在那里,那麽,除了有法不依,还有什麽办法能不影响他的「法治」呢?所以他又说∶有法必依只是法治的小学生层次,更高层次是以法限权、以法达义。然而,他却不能解释,如果有法不依,连小学生的层次都做不到,又如何实现他的高层次法治?

    以上就是郭荣铿议员在冠冕堂皇的议案措辞下对其捍卫法治理念的解说,让人看到的,却只有对法治的无知、侮辱和伤害,甚至可以说,他连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的规定都不接受。立法会内真正关心法治的议员,又怎可能支持他的所谓「法治」议案?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