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学苦练/杨继良

2013-01-15 04:25  来源:大公报

    去年奥运会期间,坐在电视机前,我关心的当然是中国运动员的胜负,可以说每一场都使我泪流满面。中国实际上还很穷,我们和洋人在体力上没得比。犹忆二十多年前来这个边陲小城,一位年龄也是近六十的白人老教授来机场接我们。我们的箱包都很重,我在下面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托给站在小卡车上的他,他轻松地用一苹手就提了起来。我事後对他说「我们中国人是吃豆腐长大,你们却是吃牛酪长大的呀」。这是解嘲的大实话。

    但奥运会上中国人在个人技术方面,却不是洋人所能比拟的。两个年轻跳水者,无论男女,配合得如此精确,到了一秒的几分之一的程度。我为看到年轻一代的勤学苦练而感动、兴奋不能自已。洋人讥笑我们,说是「举国体制」把人改造成机器了。我想,论体力,我们没个比。但天道酬勤,比一下就知道了。

    音乐也是如此。三个月前,看了几场中央台的「青少年钢琴、小提琴大赛」,我也为中国年轻一代的苦练精神而振奋不已。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後,我在美国听传闻说,国内一些著名交响乐团的好手纷纷移居美国。当时中国在物质上极端匮乏,这是不难理解的。有一位从成都来的小女孩,在这里也算一个天才儿童,钢琴弹奏得非常出色。当她长成少女时,全家去成都探亲。回美後女孩的妈妈对我们说,在美国以为自己很了得、被捧成天才的孩子,回到成都一看,当年熟识的小朋友,钢琴都已练得非常出色,自己远远落後了。这就埋怨父母,说不该到美国来。此後,就没有再听她父母谈起女儿的钢琴了。这使我常常想起,「天生我材」总是比不上勤学苦练。听一位钢琴教授说,出国学琴,能够开阔眼界,接触世界级的高手,这是在中国得不到的。但要成功,主要还是靠基本功─严格的训导、苦练。信然。

    谈到教育,现今有一种普遍的论调∶中小学生作业太多、父母强加额外的补习─说「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今年一些省高考中的作文题,叫文科博士也不一定猜得出题意。引起这些现象的,有许多原因。国人都认为唯有读书高,而且父母期望孩子有全能,这都需要纠正。但由此而走到另外一个极端,有一嘉宾在香港一家电视台的谈话节目中说,「小学生主要是玩,需要做什麽作业呀」。我猜想,这位嘉宾的子女一定生长在美国。

    有人说,美国的中学教育不灌输、不需要死背硬记,优越於中国。这不能一概而论。背不出二十篇古文、五十篇诗词,是写不出像样的文章的。我曾在上海一重点中学读过书。同学中的佼佼者无不自发做了超量的数理化题,以至於看到一般学生认为很难题的题目、不加思索,就能直觉地知道如何求解。这样的学生,只要给了机会,就一定能有创意。没有基本功,就不可能有创造性。美国前些年有报道称,他们派代表团去新加坡取经,说是新加坡给学生讲「四则应用题」用「图示说明」。我在小学里也是这样学的呀!美国学校连这样的方法都不教给学生,难怪他们多数对数学头痛。但中国学生思想僵化也是事实。我回国给研究生上成本会计课,绝大多数学生确实提不出质疑。学生思想僵化,我想主要是历次政治运动的流毒。最有效的学习方法,是质疑书本上的「定论」。这种风气太差。回忆当年好提「新鲜」意见的,几乎都没有好下场,形成几代人的社会风气。莫把「勤学苦练」作替罪羊。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