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小泥屋/童德昌

2013-01-17 04:25  来源:大公报

    作者流沙奏词经典‘城市就像一个时尚的女孩,穿的永远是当今最流行的服装。’(见《城市的记忆》)

    房群,无疑是城市的主旋律。房屋的精陋,体现了城市的风貌,展示了它的文明与否。

    四十年前,美国总统尼克松到杭州逛了一圈後发出感喟∶‘美丽的西湖,破烂的城市。’实令人啼笑皆非。

    三十年前,中国在‘发展是硬道理’的强音里,终於突破了凝固的脚步而猛进。杭城,与全国同沐在《春天的故事》里。那年那月那日,我们举家告别了弹丸之地的小泥屋。

    我家的曾经小泥屋小得可怜∶十一平米的薄墙泥屋,抬头望瓦顶低头见泥地。依赖书本大小的一方小窗,借得一束天光。这只三步之地的小屋怎住得?还不是应了句老话‘有屋摊千间,没屋就半间’。家里除了床,那些旧椅破桌、老桶陈柜又占了一席之地。儿子女儿的小床悬架在半壁上,全家大小的吃喝拉撒就盘旋在这十一平米的小世界里。也好,这小小泥屋里要光临位客人,倒是很亲热的──‘触’膝谈心啦。友人常是不失幽默∶‘看了你的家,就毋须再赏鸽子笼’。我那内当家也有妙答∶‘寒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妻子虽不是‘七仙女’,却是个知足常乐的良家妇女,即便在那段沉重艰难的岁月里,凭她的善良、俭朴,给我们一家营造出一个温馨的小天地,让这小泥屋始终充满和谐。

    时光终於应了普希金的哲言‘当现实欺骗你的时候,你切莫悲伤欲绝,黑暗总会过去,光明即将到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似一声春雷,震醒了华夏大地,也‘震倒’了我这十一平米的小泥屋。

    拆迁前夕,请友人摄下了我们的小泥屋,‘嚓’一响,快门揽进了即将告别的寒碜与窘迫。斗转星移,我区这一片大地,一经日夜不息的地动土移铁臂摇,从夷为平地至似雨後春笋窜起的幢幢漂亮大楼──‘小营新村’就此落成。

    回迁那天,从房管员手里接过新居那一串亮闪闪的钥匙,打开透出油漆香的大门,跨进新屋四周扫描,哇!好大的两室一厅,宽敞明亮,空气流通,室厨房卫生间各有天地,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六十多平方米的新屋是分给我的。我站在阳台上倚栏远眺,我的顶楼可真够让我高瞻远瞩的。蓦地记起李白的诗句‘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放眼望去,杭城南局一览无遗,遐端的玉皇山,迩处的大厦小屋尽收眼底。倏然,一队飞鸽噗噗掠过身前,给一章凝固的音乐平添了一节活的音符。美耶!而我,决不会忘却自己是从小泥屋走来。又在一个灿烂的日子里,我们市民享受了‘福利分房’,我仅花了一万元钱便购置了这新屋。度过寒冬的人最知道太阳的温暖。

    而今的杭城,早已告别了‘破烂’的羞辱而美轮美奂∶处处是彩色的幕墙、彩色的车流、彩色的人流,委实一篇华丽乐章!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