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李忆荇

2013-01-21 04:25  来源:大公报

    南洋明明是番邦,但中华文化却在这片广大的土地上开枝散叶,一代接一代;有时是巍巍的高山,有时却像涓涓细水长流。然而不管是什麽状态,都是一种民族文化的传承。

    在充满湿气的南洋,在酷热的天气里,温山也好,软水也罢,尽是披荆斩棘的轨迹。乘船南来的唐山劳工或猪仔,他们赤?胳膊,顶?毒热太阳在南洋群岛的码头上岸。他们没有文化,却焕发?刻苦耐劳的精神。其实这也是後来的事了。比这更早的,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的那个叫郑和的信奉伊斯兰教的中国太监。他也是从海上来,带浩浩荡荡的船队,登陆的地方叫马六甲。

    是的,海上。在那些没有飞机的古老年代,所有的一切都是来自海上。所谓的“舶来品”,指的就是通过航船从国外进口的商品。文化不是商品,它跟随?人上岸,带?点家乡泥土的芳香,就像种了许多树的老宅院,人在屋里面,听?外面的蝉鸣,那不就是家乡的树和蝉吗――那其实是知识分子的个性移植。他们身在外,心却系?祖国。他们既是“南洋先贤”,又是“爱国侨领”;关心家事、国事、天下事,那不是平添的牵挂,而是身负的使命。有幸致富成为实业家,维护华侨利益更是义不容辞。翻阅?这些“南洋史”,教人尊敬的未必是他们经商的远见或作为领袖的智慧,而是那一代人天下为公的思想和回报社会修桥铺路办学的朗朗胸襟┅┅

    在我的记忆里,靠海的地方,绿意总是特别浓,下午也总是特别酷热。这似乎跟中华文化没关系,有关系的是我们上历史课时,总是在特别酷热的下午时段。我记得很清楚,三年级,我们就得“打算盘”上“珠算”课。全班都得带?自己的算盘去学校。同时还得写毛笔字,分大楷和小楷两种。带墨汁去学校是必须的,忘了带会被老师打手心。初犯打一下,再犯打三下,以此类推。墨汁这东西真是“祸害”,无论怎麽拧紧瓶盖,包了多少重纸还是会溢出来,不是沾到校服就是染到书页。讨厌死了。

    这跟中华文化有关系吗?也许吧。因为老师会为我们的学习态度差而沉痛自责。他说人一定得尊重前人的成果,更不能忘记自己的根。

    而写“墨字”与“根”有关系吗?不知道。反正新年快到的时候,老师会教我们“挥春”。红纸是老师自己带来的,已经裁成正方形,红彤彤中洒?星星点点的碎金。老师写了“春”、“福”等单字让我们照?临。而他自己则写“春联”。什麽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还有龙腾瑞气,燕舞春风等等的。写完後顺手分赠给坐在前面的同学,说拿回家去贴吧。我常常想到老师挥笔写书法的神情――他早就不在人世了。他是早期南来的文人,一口满带乡音的华语,上课像聊天。他说他是孩子王。

    中国改革开放,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吧,开始有一些大陆的作家、学者到我们“南洋”来,最让他们惊讶的正是这些“中华文化的遗韵”!这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於是他们叹道∶“悠悠中华韵,南洋有传人!”他们说,“原来中华文化是如此传承?的。”

    不由联想到“去中国化”的“断奶”论。学术文章的所谓精辟见地,总不免透?点让人抱憾的戾气┅┅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