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内‘与’家父‘/陈鲁民

2013-01-23 04:25  来源:大公报

    二○一二年七月,台湾明星大S发布一条微博说∶“老公的餐饮服务业能往这样美好的方向发展,贱内与有荣焉!”其中“贱内”一词,被《咬文嚼字》杂评为二○○二十大错词之首。因为“贱内”是一个谦辞,是旧时男人对别人称说自己的妻子,大S这里显然弄错了,她这样说就成了“我的妻子同有荣誉”的意思,变成了老公的口吻。她如果一定要用旧称,以示“文雅”,那就应该是“贱妾与有荣焉”─旧时妇女谦称自己为“贱妾”。

    无独有偶,早两年,央视主持朱军在访谈毛泽东孙子毛新宇的节目时,深情地安慰毛新宇时说∶“毛岸青去世了,向家父的过世表示哀悼。”现场顿时大哗,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忍俊不禁,啼笑皆非。因为“家父”就是我的父亲的意思,这里该用“令尊”才合适,倘若按朱军的表达之意,就成了“向我的父亲的过世表示哀悼”,你真是太有才了!

    还有“夫人”,原来是用来尊称他人的妻子和下人对主人的妻妾的称呼,现在,主要是尊称别人的妻子为夫人,譬如“尊夫人”云云。而我们如今很多人都理所当然地对别人介绍自己妻子时说“这是我夫人”,甚至包括有些很有文化的人也是这麽叫。虽然意思不错,大家都能理解,毕竟不是那麽妥当,有失规范典雅。

    除此之外,家尊、家严,是对人称自己的父亲;家母、家慈,是对人称自己的母亲;家兄、家姐,是对人称自己的哥哥、姐姐;内子,拙荆,是对人称自己妻子;外子、良人,是对人称自己丈夫;舍弟、舍侄,是对人称自己的弟弟、侄子;犬子、小女,是对人称自己子女;令尊、令堂,是对人称对方的父母;令郎,令嫒,是对人称对方的子女,都是专属名词,倘用不好也会闹笑话。所以没有把握时,千万不要在大庭广众下瞎拽,乾脆就说大白话,咱爹、咱娘,老婆、老公,这样虽然有些“俗”,但肯定保险,免得弄巧成拙,贻笑大方,留人话柄。

    明末作家张岱在《夜航船》序里讲了一个故事∶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蜷足而寝。後来,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是两个人。”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僧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等小僧伸伸脚。”接张岱说∶“余所记载,皆眼前极肤浅之事,吾辈聊且记取,但勿使僧人伸脚则可已矣。”明星大S与主持朱军在“极肤浅之事”上的露怯,虽然不必小题大做,更没有“上纲上线”之必要,但也多多少少让我们生出些许小看之意,也禁不住想在其面前“伸伸脚”。

    学无止境,天外有天。做学问固不容易,卖弄学问更要谨慎,如果没有真才实学,最好闭嘴低调,藏拙遮丑。特别是公众人物,众目睽睽之下,倘若真需要演讲、发言、致辞,那麽,理应做足准备,弄不懂的词,查查《辞海》,念不准的字,翻翻《字典》,把握不好的典故,问问高人,翻翻《夜航船》、《幼学琼林》等常识书,免得张冠李戴,信口雌黄,一旦被人说破,颜面全失,成人笑柄,就只能看人“伸脚”了。整天出头露面“以文化人”自居的人,还是自己先搞搞清楚为好,否则,以其昏昏,岂能使人昭昭?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