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豆花面/刘椿山

2013-01-23 04:25  来源:大公报

    记得有一次从重庆主城出差回来,同事问我∶“你去主城吃了豆花面没有?”我说没有。同事听我这一说,可来劲儿啦∶“到主城不吃豆花面,真的是遗憾。”有那麽严重吗?

    前不久又去了一趟主城,办完事趟在宾馆的床上看电视,突然就想到同事说的豆花面,正好有时间,何不去尝一尝?从江北区步行街打车来到位於南岸区万寿路的吴记豆花面,好家伙,我去的时候,那里等了很多吃豆花面的,幸亏煮面师傅动作麻利,服务员很快便将一碗豆花面端到了我面前。

    服务员端上来的豆花面,满满一碗,却是只见杂酱和豆花,不见面。香喷喷的杂酱被盛在碗的中间,杂酱四周围满了白白嫩嫩的豆花,面全被它们压在了下面。面对一碗热气腾腾,浓香四溢的豆花面,我垂涎欲滴,却无从下手。

    许是老板看出了我的窘迫,热情的走了上来,帮我挑面。他将筷子插入面中,将面条从碗底挑了起来,将杂酱均匀的拌在面上,他一边挑面,一边对我说∶“挑面的时候,要小心,不要将四周的豆花弄烂了,到时就不好吃了。挑好面,他放下筷子,告诉我说∶“先用筷子吃面,吃完面,再用调羹吃豆花。”没想到吃豆花面还有这麽多讲究,我算是开了眼界。

    我挑了一筷子小面送到口中,还没来得及嚼面,一股辣味儿便热情似火的和舌头来了个深情的拥抱,让你卒不及防,却又欲罢不能。裹辣味儿,将面吃进肚里,正准备挑第二筷子面的时候,便觉得嘴里一阵回麻,酥酥的,生津润舌,会让你觉得嘴里有很大一块天地似的。面虽很细滑,却又劲道实足,用一句“瘦是瘦,有肌肉”来形容,非常贴切。

     吃完杂酱拌小面,豆花也荡到了碗中间来,搁下筷子,用调羹轻轻舀一勺子豆花,送入口中,豆花的清香便在嘴里弥漫开来,转瞬间刚才吃小面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荡然无存,有的只是清新和舒爽,细嫩爽滑的豆花,让你回味无穷,馀犹未尽。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