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三是转折年?

2013-01-24 04:25  来源:大公报

    发达国经济处“新常态”中且各有困扰,如欧元区滞胀日本通缩,而美国则有美式滞胀(本栏1月23日)。对这些现象所反映的经济基调为何必须理解清楚,以免误判形势及错定对策。

    目前发达国中,欧洲最迫切要解决的是增长困局∶在收紧政策下增长大滑坡,导致民生日益困苦,怕未医好重债病经济便死了,且超高失业(欧元区已近12%,年轻人的近25%)渐令社会承受力达致极限。欧猪国的景况尤其恶劣,能否挺过去不无疑问,而2013将是关键时刻,希意西等国的局面难以再拖∶希腊能不能救,西意要不要救等都要有个决断。令局势更乱者是意德两国均面临大选。

    美国情况似与欧洲相反,在放任债台高筑中出现了增长泡沫,GDP增长不错,问题是失业率虽降却仍偏高,而政府仍无法定出有效的财政削债减赤方案。对美国来说2013也是个关键年∶国债过高的困局不能再拖而要做出整治决定,或如欧洲转向收紧,或听任债泡自行爆破。

    日本的情况最糟,既有欧洲的增长停滞问题,也有美国的过高债负问题,加上前年巨灾後重建步伐缓慢,便出现了持续性通缩。日本的“失落”已拖了20年,本还可再拖一段时间,但今年情况有异而可能引发突变∶一是人口老化日趋严重,二是巨灾後遗症更多浮出,三是中日交恶影响经济,四是安倍上台後豪赌刺激措施,处理不好会有反效果。

    当主要发达国均形势日趋严峻之时,新兴经济阵营却将继续迈步向前。虽然主要新兴经济都各有问题,有些西方评论更指金砖国光环不再,但总体看面对的主要是前进中问题,进步与发展还是主流。有德国评论更指出今年或是个转折年∶新兴经济的GDP将在几百年来首次超过发达国,其中中国早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巴西也将超越英国晋居第六位。新兴经济除了GDP及人口均增长较快外,还有一些重要优点,包括(一)债务水平较低。70个较重要新兴经济体平均债负为GDP的39%,而30个发达国的平均则为76%。(二)外汇储备丰足。70个新兴国外储达10.8万亿美元,占全球总量三分二。(三)社会福利负担较轻而经济中规管较少,令体制较灵活。

    新兴经济的加快冒起固然给发达国带来更多压力,但这只是外因,更严重的问题是发达国内部的深层体制问题难解。这包括经济体制僵化而制约多,缺乏投资激励,福利国家制度负担过重难以为继,人口老化而退休金不足,政治机制失效,和社会政见日趋两极化等。在外因内因夹击下,发达国将要作出深度改变,而这必然会引发巨大震荡,甚至触发“完美风暴”。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