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罩衣/言 青

2013-01-24 04:25  来源:大公报

    罩衣已经多少年没人穿,几乎被人们遗忘。一天在庭院散步,无意中看到一个约两岁的小孩,羽绒服外面套了一件背後系带的素花罩衣。爷爷拉他,在庭院太阳地玩耍。我随口说∶“这件罩衣很好看。”爷爷回答∶“罩衣很便宜,也很方便,羽绒服外面套上它,就不容易脏了。”这是一件小事,却起我对往事的回忆。

    上世纪六七十年前,我生长的那个年代,很时兴穿罩衣,特别是冬天。棉袄外面套一件罩衣,脏了洗洗罩衣,棉袄就能穿一冬。春天脱了棉袄,妈妈给拆洗,里儿和面儿洗乾净,棉花弹一弹,再重新做上,像新的一样。罩衣多是妈妈买几块花布,自己裁剪缝制,两三件棉袄罩衣,我一穿就是好几年。长大後,女孩子爱美,穿罩衣要挑花色好看的。记得北京刚解放不久,进口大批苏联花布,很漂亮,女孩子都争买。我和妹妹争让爸妈给买,终因没钱买两件,一件只好让给妹妹。後来上了大学,除了已经洗白了的几件旧罩衣外,妈妈又给我做了两件朴素的蓝色罩衣,说大学生不要穿那麽花哨。後来参加工作上了班,这时母亲年纪大了,眼睛和手都不能做活计了,我就用自己挣的工资,由自己的喜好,买现成的罩衣穿,有紫红色的,深绿色的,格子布的,一直穿到我有孙辈了,才将几件旧罩衣当废品卖掉。冬天也不穿棉袄了,换上了时尚的羽绒服。

    那时,不但女孩子穿罩衣,男孩子也穿,他们穿的有的是家里做的中式罩衣,有的是制服式的。我上大学时同班的一个男生,後来成为我的丈夫。那时他冬天总穿一件灰色棉袄,套一件蓝色制服罩衣,总是乾乾净净,平平整整。我问他,是不是常洗,他说,不但常洗,每年冬天穿之前,母亲一定要用蓝色染料将穿旧的罩衣染一遍,洗净,晒乾,熨平,又和新的一样。直到现在,我们家的衣柜里,还保存两件他穿过的制服罩衣,已经成为历史的纪念品。我先生也早已脱掉棉袄,穿上羊毛衫和羽绒服了。

    女儿小时候也是穿背後系带的罩衣,不过到了她们这一代,穿罩衣的时间就比较短了,上小学、中学时穿小棉大衣,人们管它叫“棉猴”,外面不穿罩衣。到了上大学,羽绒服等各种时尚女装开始上市。记得奶奶还是老习惯,为了孙女上大学,专门给她做了一件新棉袄和罩衣,女儿却偷偷拿给我说∶“妈妈,现在大学里谁还穿这种老式衣服,把它们留吧。”三十年过去了,女儿的新棉袄和罩衣依然躺在我的衣柜里。令人惊喜的是,棉袄下面还有两件女儿五、六岁时穿的背後系带的罩衣,是我四十年多前专门留下的。至於外孙女,长得这麽大还不知道罩衣是什麽。

    多少年没有见罩衣了,没想到今天在庭院里又看到有孩子穿它。果然衣服也有轮回呀!说不定哪一天,我穿过的棉袄和罩衣又成为时尚,到那时,我该把奶奶做的新棉袄和罩衣拿出来还给女儿,再让它们轮回一次!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