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老头‘/墟里

2013-01-24 04:25  来源:大公报

    我刚到美国留学那年,一时兴起去学网球。给祖父(苏州人叫“阿爹”)写信提起,他兴高采烈地回覆说自己年轻时也打网球。一问父亲,才知他一直是个洋派人物。

    阿爹是一九二二年生人,因肖狗而肤色偏黑,被太公昵称为“黑狗”。这位“洋老头”年轻时学西医,先在“新式学堂”上海大同中学读书,学费每年一百零八块大洋。读书不多的太公重视儿子的教育投资,面对“天价”学费眉头也不皱,毅然解囊。

    阿爹中学毕业後,跟从某国民党上校军医“学生意”,出师後在师父设在苏州的分院行医。父亲回忆,医院养好几苹火鸡,这些扁毛畜生样貌不佳,喙下肉瘤累累,看了让人“腻心”,但圣诞节他们也能分得一杯羹。他们还养过一苹大狼狗,能遵从主人指令跟客人握手,驯顺知礼,可惜後来被偷猎捕杀了。

    我看过祖父母当年的婚礼照片∶他金丝眼镜,西装革履,大背头油光蹭亮;她一袭婚纱,白衣飘飘,手捧鲜花,的确洋里洋气。阿爹如今年至耄耋,连重孙都抱了,但洋派依旧不改。因为走路一摇三晃,他不再出门打麻将,可前月苏州地铁1号线通车,他还特地在叔婶陪同下去“轧闹猛”。

    每次给他电话,阿爹总笑声朗朗,从无怨言。他对肯德基感兴趣,姑妈给他买的面包、蛋糕他照单全收,红烧五花肉更是他的最爱。对生活兴致盎然,童心烂漫正是阿爹的长寿秘方。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