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停电时/王 渝

2013-01-24 04:25  来源:大公报

    二○○三年,八月十四日,下午四点左右,我在纽约郊区斯卡斯代尔(Scarsale)的月台上,埋头读侦探小说,等去纽约市的火车进站。突然觉得四周一片骚动,我身旁的人告诉我,刚刚广播说纽约州全停电了。大家都忙打手机,我也给沛然联合国的办公室打电话,打不通了。我们约好要在城里吃晚饭。

    我一面往家里走,一面挂心在城里的沛然和儿子。到了我们的公寓大厦,从门房那里得知,从多伦多到马里兰都没电了。我马上想到在多伦多的妹妹,又担心正面对一个大问题∶如何摸黑爬上六楼的住处?我怕黑,非常怕。我问门房有没有手电筒,他说有一个,不能借给我,他随时都得用。聚集门口聊天的人中,有人说∶“我可以借你一个。”那是住在一楼的胖女士,常在大门边抽烟,烟味渗进一楼走廊。我对她很没好感。她递给我手电筒时,还给我一个打火机。我在家点亮蜡烛时,心里对她充满感激,简直想写一首赞美抽烟的诗。

    电灯在天亮之前大放光明,电话跟响,儿子、老公报平安。我第一个电话打给妹妹,问她停电时在哪里。她说∶“我和卡尔在家。我马上把冰箱的冰淇淋拿出来,两人吃掉。”卡尔是她的儿子。她想得周到,我服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