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 中医教学医院迫在眉睫\□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临床部主任\卞兆祥教授

2013-01-25 04:25  来源:大公报

    

    自1998年香港特区政府正式资助香港浸会大学开办中医学学士及生物医学理学士双学位课程,学界已提出建立本地中医教学医院的需求,为莘莘学子提供完整的中医教育设施。时至今日,本地中医教学医院仍未见眉目;早前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吕爱平院长提出建立中医教学医院刻不容缓,实际上尽快建立香港中医教学医院已迫在眉睫。

    首先,中医教学医院是培养中医药人才的必须。

    医学,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都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科目,要培养一位优秀的医生,没有培训基地根本无从谈起。中学生的培养模式,从二千多年前的“师带徒”,到今天“基於问题的教学方法”的变革,临床教学从来是培训核心。

    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医学院校包括中医药院校都直接将临床科目的教学场所从课室移到了病床,缩短理论与实践的距离,大大提高了教学效果。可惜的是∶自教统局(现称为教育局)批准大学开设中医药课程至今,香港尚没有一间中医教学医院。在过去的十多年间,浸会大学与本地另两间大学,均想方设法解决学生的见习(自学生入学後一年级开始,穿插於课堂教学中)及实习(在五年或六年学制的最後一年)问题。

    一方面,这些院校都以自负盈亏的方式成立了中医药门诊,为学员提供见习场所;同时,因为本港没有中医院,因此,学生必须到中国内地如广东、上海等地进行实习。但是,内地的医疗法规制度有别於本港,特别是中国内地中医师可用西药,西医亦可用中药,而这一点与本港的制度截然不同。学员须适应两地医疗制度的差异,对学生的学习及回港後的应用都带来困难。因此,现行以香港的课堂作教学及临床见习,加上中国内地临床实习的做法,并不能取得最佳的教学效果。

    在近年新高中学制的推行下,中医课程亦由以前的五年制增至现时的六年制,间接令见习及实习问题加剧。若在本地设立中医院,则可弥补在课程设置之初的不足,解决上述的实际问题,完善本地的中医高等教育。学生到中国内地实习的时数亦可获减少或甚至取消,且能让学生於本港的医疗制度下汲取经验,为日後的临床工作做好准备,对学生及市民大众均有所得益。

    与此同时,中医教学医院亦可成为一个培训基地,为已毕业的医师提供持续进修的机会,这对於年轻中医师及整个行业的传承均极有意义。今天的医学生,是未来的中医药医疗服务的主体力量;为了他们能接受足够的培训,为了明天我们的健康,建立香港的中医教学医院,我们已经不应该再等,也不能再等。

    中医教学医院的设立是中医药医疗服务的必须。

    虽然自特区政府成立以来,特别是近年,公私营机构纷纷开设中医诊所提供中医药服务,但诊所不同於医院,中医药诊所绝对不能替代中医教学医院的功能。没有中医教学医院,除在教学方面有严重缺陷之外,也限制了中医药本身发挥其在临床医疗服务中的作用;另一方面亦限制了病人享用系统完善的中医药医疗服务的权利。

    目前,香港尚没有一间公私营医院提供中医住院服务,更没有中医院。没有中医药住院服务,中医药的服务范围只能局限於门诊;虽然现时极少一部分的公私营医院的住院病人,可能通过正式或非正式途径得到中医药服务,但是绝大多数的住院病人并不能得到中医药服务。只有中医药门诊服务,没有中医住院服务,没有中医院,严重限制了中医药在危重急症中的应用,也严重限制了中医药与其他治疗手段结合。事实上,国内外的多个临床试验都证实中医药在治疗许多慢性复杂性疾病,可以发挥积极的治疗或辅助作用。没有中医院,很难开展中医、西医及其他医疗界别的配合服务,很难让病人在自主选择的前提下,让病人得到最优质的医疗服务。

    以中风病人为例,一般多出现半身不遂、舌强不语、吞咽困难、颈项强痛、手足痿软无力等症状,以中药配合针灸等综合治疗可取得明显的疗效。但碍於现时中医药服务仅以门诊为主,此类治疗效果未能达到应有和最理想效果。若成立中医教学医院,则病人有机会於早期接受中医药治疗;医院可为病人提供针灸、推拿、药物熏蒸等综合治疗,并能给予专业的护理服务、饮食调控及食疗等,让患者可在适切的治理下康复。因此,中医教学医院,不仅是惠及中医药的莘莘学子,也将是造福民众,为香港社会谋福祉。

    在临床研究方面,中医教学医院更是必不可少。

    众所周知,临床研究是提升临床疗效及安全性的必经之路;任何医学的发展均须要大量的临床数据支持,特别在现今以循证医学为主导的医学发展潮流中,中医药也不例外。

    在全球一体化的浪潮下,虽然其他地区的临床研究结果,对於本地的临床医疗服务有借鉴作用,但不足以代替本地进行的中医药研究,这不仅仅是因为临床研究本身需要考虑到地区、人口、环境等因素的差异,临床研究亦是中医药教育与中医药医疗服务的基石之一。

    除此之外,建立中医院并将其建设成为本港的临床研究基地,不但可以提高中医药教育水平及医疗服务水平,亦有助於中医药业界水平的提升,有助於中医药产业及中药新药研发工作的推进。如果我们仍然犹豫不决,仍然裹足不前,中医药仍停留在诊所形式,很难想像可以开展大规模高质量的临床研究,很难想像本地中医药事业能有长久持续的发展。

    特区政府刚刚公布的施政报告提出∶会在本月底,成立“中医中药发展委员会”,集中研究政策措施,发展中医中药业。重点内容包括∶提升中医师专业水平及地位、加强促进中医药研发、鼓励中西医结合治疗、扩大中医中药在公营医疗系统的角色,以及设立中医住院服务等。我们欢迎政府的这一举措,同时更期望政府能急莘莘学子所急、急业界所急、急市民所急,加大举措,成立中医教学医院,这不单是为未来培养优秀的中医药人才、为市民提供全面的医药医疗服务、为中医药业界提供更好的发展平台,更是本港中医药是否能够长远发展的个中关键。

    中医教学医院的成立已是迫在眉睫!

    (按∶卞兆祥教授亦为香港浸会大学协理副校长,专责筹建中医教学医院。)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