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天籁\邓荣河

2013-01-25 04:25  来源:大公报

    没有无病呻吟的造作,没有卿卿我我的矫情,冬日的天籁,有时是一种随心所欲的坦荡,有时是一种毫无粉饰的淳朴,有时是一种天马行空的放纵。

    吹口哨的寒风,俨然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或在树梢扯破嗓子呼喊,直吵得老柳树一阵阵儿的头疼;或在冰面上无休无止的纠结,直闹得河底的鱼儿难以入梦;或乾脆在一根根电线上荡秋千,冷冷的空气里嗡嗡透骨的冷┅┅

     大雁小燕们,都在严寒到来之前做了幸福的大逃亡。麻雀,恋家的老家贼,依然坚守零下也不结冻的痴情。麻雀们尽管每日叽叽喳喳难登大雅之堂的陈词滥调,但在北方人听来,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感动。是啊,身处逆境但不改初衷,默默把寒冬熬,悄悄把春天等,怎不令人肃然起敬?

     夜深了,睡不觉的猫头鹰发出似哭也像笑的叫声。猫头鹰也许难以承受多年不遇的奇寒,也许是发现了硕鼠的行踪,也许┅┅总之,哭也好笑也罢,只一句,就打破了冬夜的寂静。由此看来,猫头鹰的叫声该是冬日里最具穿透力的歌唱,足以令太多嗲声嗲气的大小歌星们面生羞容。

    “汪――汪――”,农家的狗儿最通人性,无论是新朋登门,还是老友造访,总会远远地撒欢儿欢迎┅┅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