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堵‘不能单靠限购\唐刚强

2013-01-25 04:25  来源:大公报

    交通拥堵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一线城市最令人头疼的问题,除了深圳,其他三座城市均透过限制上牌控制车辆增长。深圳市终於对机动车开出“限增令”。问题是,除了“限购令”外,当局还有什麽方法控制机动车增长?

    深圳机动车保有量去年二月突破200万大关,仅仅八个月後增至230万。表面看来,深圳机动车数量与北京500万辆仍有很大距离,但考虑到深圳面积仅为北京的百分之十三,深圳市每公里道路车辆密度已远超北京。根据深圳交警局测算数据,以230万辆汽车,6164公里道路总长计算,深圳道路车辆密度已突破370辆/公里,远超国际上270辆/公里的警戒值,意味深圳汽车增速已逼近承载极限。

    主干道车速慢过单车

    更叫深圳尴尬的是,交警局2011年一项数据显示,深圳主干道平峰时段的平均时速低於36公里,而公交运营速度中心区更降到10公里,基本上与自行车速度相同,这个速度还在逐年下降。深圳市交警局副局长徐炜曾坦承,深圳城区主干道不到整体路面的19%,机动车保有量却以每天平均一千台速度增长,也就是说,深圳交通拥堵状况正不断加剧,行车时间不断延长,深圳离“堵城”仅一步之遥。

    另一方面,深圳汽车总量无限制高速增长,带来的不仅是严重交通拥堵,还有环境污染等许多城市管理问题。

    可以说,深圳对汽车开出“限增令”既是无奈之举,也是必然之举,但要在未来三年内,达成控制私家车每年增长量减少五万至十万辆的任务,深圳似乎只有行政手段限购车辆一途了。

    无可否认,限购车辆是控制车辆增加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但饶是如此,仍然不能治本。北京、上海、广州相继推出汽车限牌方式限制汽车新增数量,一年减少数十万辆汽车涌上街头小巷,减缓了交通压力,但交通并未得到根本改善,毕竟限增长仍是增长,每年仍有大量新车上路。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如香港提高汽车的“使用代价”、新加坡根据道路递增量决定车牌数量等“限增长”的同时,还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尤其一河之隔的香港采取总体交通策略,公共交通分担率高达89%,值得深圳借鉴,与其单靠行政的“急手段”,倒不如长远规划,用“慢药”调理,双管齐下标本兼治。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