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历其境的记忆/沙 鸥

2013-01-26 04:25  来源:大公报

    今天的一切,明天都成了历史。一草一木,一言一行,一人一事,莫不如此。这也是沙鸥1月25日写的,历史不是那麽远,而是这麽近。对师生来说,所在校园的点点滴滴,身处社区的众生百态,都会成记忆,都可成历史,关键在於我们有没有在意,有没有系统地收集和整理。

    先後写了《湾仔与我,我与湾仔》、《区史港史中国史》和《不可不知的历史》,沙鸥对所在社区以至若干学校的历史兴趣渐浓,尤其一些亲历其境、适逢其会的,若干时间後总会记起、忆起,所谓那些年和那些事,对此有共鸣者相信不在少数。

    又用教育行家的集体回应,不说12年前启动的教育改革(因为记者已历七八代),单说去年经历的两个“第一”─第一届中学文凭试和倒数第一(末届)中七高考,文凭试通识科试题的争议、十万中学毕业生扑学位争出路的场景,历历在目,仿如昨天。结果,全面“软陆”,总算也无风雨也无晴。沙鸥难忘的是,十多年来第一次璁假无休;横跨七八月,天天在作战;迎回归十五年、扑恒商追状元、总动员追访文凭试首批超级状元、还有两次的联招收生、两度的报考自资院校,以及十年来申请毅进人数首度退潮等等。

    时光回到2012年,场景在校园,优质音乐学校的跳级小子、由蓝田迁往黄大仙的圣言中学都出了文凭试状元,保良局第一张永庆中学的考生经上诉而成第六名超级状元,在新闻镜头以外,从校长、老师以至同学和家长所经历和感受又是怎样的?这些都值得回味,值得记录,因为它们都是历史的一部分,最起码是这间学校和这个社区以至香港的在某一时空所发生的。你不说,我不记,也许都会淡忘了,也许都会随风而逝,偏偏人的记忆还在,只是未必完整。

    所以,沙鸥非常赞成全港学校,不论中学或小学,都可以有系统地整理属於师生的历史。先不必雄心万丈要写全史或全传,可以考虑分主题,围绕某些人物,分成小组去写找人访谈,整理出来的会是属於这间学校这个社区的一部分历史。涟漪效应加上日积月累,自会出现汇聚一代代师生心血的历史传记。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