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徵空置税是好主意/□李幼岐

2013-01-26 04:25  来源:大公报

    行政长官梁振英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表示,假如发现地产商囤积、托价,政府不排除开徵空置税。

    有地产界人士及个别一向偏帮地产商的御用学者称,香港是自由市场,不应该“一刀切”开徵空置税,以免阻碍经济自由。这种高论,给人的感觉是凸显“地产霸权”及御用学者的威风。假如梁特首及政府决定开徵空置税,肯定有其理由及足够的理据,而且这样的决定必然是从“以民为本”及群众利益出发。

    说“自由经济”,理论上当然没有错,因为香港确实奉行自由经济政策。但是,经济自由同样不是或不应该是“一刀切”的。须知,自由经济、自由市场等理论,并非“原教旨主义”,也并非不可以对政策作出适当的调整和修订。

    政府急民所急适当“干预”

    举例说,香港经济行之已久的“积极不干预”政策,近几年多见非议,有许多专家学者呼吁按现实情况进行修订。简言之,为了大众的利益,为了香港有更好的发展,适度的干预,或对某些经济领域的干预,是十分必要的。事实上,梁振英政府上台後,房屋政策大革新,对地产业的“干预”颇多,并且成为首份《施政报告》的“重中之重”。甚至,主流民意还认为,这方面的“干预”仍然不足,“干预”的力度可以加大,“干预”的层面可以扩阔。民意的主旨可形容为,希望梁振英政府变“积极不干预”为“积极干预”、“努力干预”。过去七、八年,在房屋政策方面,已积弊甚深,若要尽快改变,非“落重药”不可。这是“对症下药”。

    自由经济之下的政策调整,还可以举美国的“财政悬崖”做例子。共和党尽管一百个不愿意,最终也要与民主党妥协。一是同意对富人(高收入人士)提高徵税,二是同意增加国债上限的数字。总之,这也说明,在自由经济的大原则下,经济政策在适当时候有必要作出修订。

    香港要不要开徵空置税?这个问题值得各方深入讨论,并且在短期(例如两三个月)内作出决定。这也是“思民所思,急民所急”。倘若拖拖拉拉,“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则不但无助於解决问题,更是违背“执政为民”的政府责任。

    有地产商辩称,空置的一手楼是卖不出去的“货尾”,这无疑是狡辩。在人类世界,包括香港,没有卖不出去的楼宇,只有卖不出去的楼价。尤其是在香港,市民对用以居住的中小型住宅单位需求殷切,怎麽会“卖不出去”?关键就在囤积、托价。假如原本尺价一万元,无法售罄,剩有货尾,改为尺价九千元,甚至尺价八千元,还会没有人要吗?“货尾”减价促销,这本是商场上最普通和最普遍的做法,绝不出奇。

    还必须指出一点∶住宅楼宇,特别是中小型单位,根本上是“生活必需品”,其重要性绝对不亚於大米。生活在香港这样的大都会,人人都必须“有瓦遮头”,所以才有许多人被迫租住房、笼屋。香港人不可能住山洞,香港虽然多山,但没有山洞可供居住。所以,住房绝对是“生活必需品”。

    大米因社会需要而可以管制,例如香港就有法例规定,米商必须在本港有一定数量的大米存仓。大米本身可以流转,但存仓数量必须维持。

    摸清空置数量不可“含糊”

    为了社会安定和大众利益,大米可以受管制,同样的道理,住宅楼宇尤其是中小型单位,无疑更加应该受管制。现时某些计划兴建的住宅大厦,售地时已规定必须建有若干个单位的“限尺楼”(中小型单位),这便是管制。假如开徵空置税,也是一种干预或管制,只是方式上不同。开徵空置税,可以在法律上、税务上施加一点压力,避免发展商囤积、托价。这是功在社会、利在市民的好事。

    香港现时住宅楼宇的空置情况究竟如何?非常遗憾,连发展局局长陈茂波和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也拿不出答案。社会人士的估计,有人说30%,有人说4%。这两个空置率,相差也太大。既然行政长官都说了“不排除徵空置税”,有关部门应尽快搞清楚空置率,不能含而糊之说“不严重”就敷衍过去。浅见以为,一手楼空置率若超过5%,那就应该开徵空置税了。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