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鸿’捣蛋‘画作忆童年

2013-01-26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刘大鸿说,现在的小孩子不如他们当年幸福了 本报摄

    “人生离不开捣蛋。”上世纪六十年代生於青岛的画家刘大鸿说。小时候的他喜欢“捣蛋”,和一帮孩子打架和好和好再打的,又或傍晚约了朋友往栈桥,玩“自由落水”游戏;如今的他,依然喜欢。

    他二十年前就在香港办个展,“几乎是中国现代画家中出来办展览的第一个”。彼时,香港尚未回归,他就假借“探亲”名义,让定居香港的姐姐写封信给他,因此拿到签证。也是“捣蛋”心理在作祟。

    小时候喜欢“捣蛋”

    如今,中环汉雅轩画廊展出的四十多幅作品,以“童年”为名,也是刘大鸿借“捣蛋”这主题,“捡拾”回的记忆。有些埋在他的童年生活里,有些是他在印度旅行的所见所感。一律都是平铺直叙的,也是鲜艳的,将各类意象堆在一个倾斜成四十五度角的平面上,好像那画上的大象啊工厂啊一不留神便一个趔趄滑出画框外。

    他仍保留小时候看过的画报和小人书,仍记得二十年前荷李活道的样子,但他说自己并不是怀旧的人,“只是觉得我们当下和传统断得太厉害”。

    所以他喜欢台湾,彼处二手书店里总有个面容亲切、爱和顾客聊天的老板;也喜欢来香港,因这里有叮叮车,还有天星小轮可以坐,边吹海风边从中环一路风景看到尖沙咀。

    “这里有些东西还留。”可是,青岛已不是他出生长大的青岛(老房子拆了,栈桥那儿早已没人玩自由跳水),连他工作後定居的上海,这几年也变得厉害。“原来我们学校(上海师范大学)在郊区,景色好,周末常去郊游。”而现在的徐汇区桂林路上,住宅一平米可以卖到数万元。

    今日孩童不会玩

    变的不单止风景,还有人。“我觉得现在的小孩儿都不会玩了。”他说∶“这不是孩子的责任,只能怪大人。”展览开幕那日,刘大鸿的表妹滕小姐从深圳赶来捧场。“原本想带儿子一起来的。”滕小姐说,“可他功课太多,要准备期末考试。”

    “他们不如我们那时候幸福了。”刘大鸿接过话来。他小时候在青岛,常在那些老巷子里东躲西藏的,和朋友一起抽陀螺,模拟两军对垒大场面,又或夏天晚上从栈桥跳水归来在路边买一根冰棍儿解渴。所以他说,这次展览是给大人,也是给孩子们看的,“看看生活里除了功课、特长班和电脑游戏以外,还能有什麽。”

    刘大鸿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最受宠,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十来岁便苹身往济南学画。清晨早早地被同校练嗓子的学戏学生吵醒,然後背画夹出门写生。有一次,他在郊外写生,遇到精神病院病人出来放风。“他们围过来看我画画,很有意思。”他记得有人问他,草地为何要一片一片画,“为什麽不画一根草呢?”

    “这问题我从来就没想过,仔细想想,多有趣。”刘大鸿说,其实有时候,“这世界就是被某些思维另类不合群的人改变的。”

    “捣蛋”其实颇有价值。

    “刘大鸿是以画画来捣蛋的,┅┅既要捣童年时产下来的蛋,又要捣现在时代的蛋。”在《现在,让我们讲讲童话┅┅》一文中,评论人孙善春这样说。也正如展厅正中的白色立柱上那句染成红色的刘大鸿自己的话∶“童年一再被斩杀,我一再追回。”

    他希望,努力追回童年追回那时天不怕地不怕脾性的,不单止他一人。

    编者按∶刘大鸿个展“童年”是汉雅轩画廊位於中环毕打行新空间开幕的首场个展,展期至三月二日。查询可电二五二六九○一九。

     本报记者 李 梦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