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姆妈(上)/叶 歌

2013-01-26 04:25  来源:大公报

    “大姆妈”是上海人的叫法,即北方人口中的“伯母”或“伯娘”。父亲的大姆妈是祖父大哥的妻子,也就是我的伯祖母。因为祖母生下父亲後没有奶水,父亲从小吃她的奶长大。前日接到母亲发来的消息,说“上海大姆妈过世了”。我震惊之馀,也想到一些和她有关的往事。

    祖父是曾祖父的第二个儿子,所以我们苏州这一支是二房,上海的是大房。我第一次见到大姆妈是离家到上海读大学时,大姆妈七十岁左右,瘦高个,细眉细眼,烫短发,戴两个小小的金耳环,显得能干爽利。她虽在上海住了几十年,还是一口苏白,慢声细语的。开学後的第一个周末,她从普陀区穿城而至,带我去她家,路上就花了两个多小时。我在昏黄的灯光下吃热乎乎的家常菜,大姆妈在一边笑咪咪地看我,那温柔宽厚的笑容,至今历历在目。

    以後我也陆续听到一些大姆妈的故事。伯祖父娶了她之後,开始三四年一直没有孩子。当年这对女性是了不得的大事,她所受的压力可想而知。第四年,大姆妈终於生了,可第一胎是个女儿。相反,祖父和祖母却是“坐床喜”,结婚第二年就生下父亲这个“长孙”,让曾祖父老怀弥慰。祖母後来又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可是大姆妈最终只生了一个儿子,三个女儿。曾祖父让她带父亲,是出於对“长孙”的重视,但估计也是因为“重男轻女”的思想吧。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