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僧已死成新塔/黄秀莲

2013-01-26 04:25  来源:大公报

    在深水大埔道,不经意地回头侧望,恰巧以约七十度角,望向圣方济各堂,只见这幢修伟的古教堂,在新新旧旧的民居间,亘古不动似的,巍然挺立,当下微微有点震撼,也许那就是超凡入圣的感觉。设计教堂的建筑师,苦心孤诣,不就是为了制造宗教的崇高感,要信徒翘首来仰望至高处的上主吗?

    满腔热忱的传教士,在凡间传扬福音,甚至抛乡别井,甚至┅┅

    跟圣方济各会意大利籍神父相会於我的旧居,是缘分,也不纯然是缘分,仅说缘分,未免淡化了他的志愿。

    我在大学时代奉天主教,然而不太热心,对堂区归属感不强,甚少上所属的圣方济各堂,加上那四年住崇基宿舍,每年只几次往联合的汤若望宿舍望弥撒而已,从未想过堂区的神父会登门探访。

    那是周末下午,门外突然出现洋神父和男教友,不摸门钉,是彼此缘分,更是神父不辞辛劳所致。深水那旧居是一幢唐楼,上落要徒步,平日送石油气罐的工人就是收了贴士,也很不愿意的样子,没想到会有神父光临。我惊喜之馀,忽又敏感於环境狭隘,客厅是稍为宽阔的走廊,摺椅二手货,是球场搭棚演大戏後的剩馀物资,光管好似不够亮┅┅神父垂询灵修近况,希望我多回堂区┅┅

    原以为会有日在弥撒中与他重逢,怎料他驾电单车出事,回到主怀了。为了传道而奔波旧楼梯间,而摩肩接踵,而路上驱驰,而┅┅他留下了比教堂还要崇高的身影。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