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应从垄断行业下手/本报记者 扈 亮

2013-01-26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金融、石油、电力等行业通过垄断的方式获得极高的收入

    尽管对收入分配改革具体方案内容各界有不同探讨,但调节垄断行业的收入过高问题已成为各方共识。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部分央企高管阻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出台,并称央企出资人机构在其中扮演了类似角色。”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国资委坚决支持国家正在推进的收入分配改革,并积极参与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制定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

    那麽为何央企特别是部分具有垄断性质的央企收入受到如此关注呢?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小鲁介绍说,“中国的存贷款存在3个百分点的利差,是国际水平的几倍,而这就给银行业带来了1万多亿元的净利润,而其他垄断部门也存在类似情况。”正因如此,包括金融、石油、电力等行业通过垄断的方式获得了极高的收入。有专家表示∶“中国的收入差距过大,不是市场带来的,而是对市场的限制带来的,是靠权力限制市场、靠权力垄断资源、腐败等等带来的,是改革不到位带来的。”王小鲁建议,应当通过减少行政垄断或采取徵收垄断利润调节税的方式调节不同群体的收入分配差距。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也强调,目前收入分配方面的问题,有很大一块出在垄断部门。例如,中国对石油、天然气只收5%的资源税。但澳洲搞资源税改革,对资源部门的利润徵收30%的资源税。而一些垄断部门的成本利润率比别的竞争性部门要高七八倍,如果这部分资源收益都交给企业自己去支配,给自己的管理层买房子、搞福利,那是不合理的。自然资源所得应归全社会共享,所以说5%的资源税仍然力度太小。

    有长期研究国有企业问题的权威人士对记者表示∶“事实上,由於垄断保护的原因,部分特殊部门凭政府定价,其成本与收入乃至利润完全确定,而这些企业的高管却拿基於市场定价的高额薪酬,这是完全不合理的。这些企业的薪酬水平应当参考公务员工资水平,其考核标准也不应当是所谓企业发展规模和效益,而是企业是否能够以最低的成本提供最为稳定的服务为标准。”

     【本报北京二十五日电】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