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岂能’牛栏关猫‘?

2013-01-26 04:25  来源:大公报

    深圳“20亿村官”案,可以说是内地一线经济发达城市基层腐败的一个缩影。近年来,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城镇化加速,农村土地拆迁价格自然“水涨船高”,“小官大贪”案件也是层出不穷。近年来,单珠三角便爆发多宗“村官巨贪”案件,如此前广东佛山陈村村官陈志强等贪污、侵占土地补偿款2410万馀元,在一年半内先後到澳门赌博63次,一次就能输掉300万元,而此次被调查证实收受巨额贿赂的深圳“房爷”周伟思更是坐拥房产76套,价值数亿;习总书记日前谈反腐,说要坚持“苍蝇”“老虎”一起打。现在看看这些“周伟思们”,论官职虽只是“蝇”级,贪腐的程度却足以媲美“老虎”,可见基层反腐打“苍蝇”不容轻视。

    基层“苍蝇”为什麽有如此“强大”的贪腐能力?

    仔细思量,“苍蝇”巨贪的背後,其实是监督缺位给贪腐留下了空间∶目前,深圳各村的村民多以集体土地成立村委股份公司,但股东身份却是依据其组织身份来确定的,并不是按出资额。一位归辖沙井街道的万丰村村民就曾说,社区公司基本上还是村委书记兼任董事长的一把手说了算,村委从不开股东会议。尽管在深圳宝安、龙岗等一些村委的社区公司成立了监事会以图达到内部监督的目的,但收效甚微;而不少城中村集体经济组织转制後,经济活动被街道审计次数极少,外部监督自然也说不上。这导致村里开办集体企业,财务管理混乱,赚多赚少,村民根本不知道,内外监管漏洞百出,犹如“牛栏关猫”,哪里管得住?

    明白了这一点,再看周伟思的案子,就清晰多了∶这位“房爷”在寸土寸金的深圳做了7年村主任,身兼南联股份合作公司副董事长之职,土地承包、转让之权力尽在手中,“权倾一方”,与其说周思伟“生存能力强”,不如说监督漏洞太大,给了他在十年时间里上下其手的机会。

    有关数据显示,珠三角近5年来的村官腐败案件中,有八成以上涉及徵地问题。毫不夸张地说,农村最大的腐败来自徵地。现在,深圳刚刚宣布放开原农村集体土地入市,料将掀新一轮“造富”运动。深圳有必要尽快完善基层现行惩防监督体制,堵住“牛栏”上的缝隙,关住一苹苹“野猫”,防范下一个“20亿村官”出现。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