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名医的癖好/王吴军

2013-01-27 04:25  来源:大公报

    清朝的时候,名医辈出,各有妙手回春之术,但是,清朝的有些名医不仅医术精湛,学问渊博,而且还有与众不同的癖好。

    清朝康熙年间的山西名医傅青主(傅青主名傅山,字青主,史称“傅青主”),他医术高明,写了《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傅氏幼科》等不少的医学著作,而且,不管是多麽复杂难治的病,傅青主都能手到病除,来找他看病的人非常多,史书上说他对於病人“贵贱一视之”,意思就是说,傅青主并不因病人的贵贱富穷而差别对待,而是一视同仁。当时,傅青主被称为“仙医”,因为傅青主是山西人,山西简称为“晋”,又别称“三晋”,因此,傅青主又被称为“三晋奇人”。

     身为名医的傅青主有一个癖好,那就是他医术高明而不愿意给庸俗的人看病,时人称其是“善医而不耐俗”,也就是说,傅青主是一个喜欢清雅和质朴的人,若是遇到俗不可耐的病人,他是不愿意为其诊治的。

    傅青主善医而不耐俗的具体体现是,傅青主最喜欢看花,这就和大书法家王羲之喜欢白鹅一样,已经成癖。

     当时,为了让傅青主诊治疾病,有的病人家属把病人置於有花木的寺庙和道观等清净雅致之处,让那些和傅青主关系好的人把傅青主请到这些地方,傅青主到了这地方後,一听到病人的呻吟,就问是什麽人,旁边的人赶紧说是羁旅在此的穷苦人患了病却无力请医生进行诊治,傅青主是一个心地善良、怜悯穷人的名医,他就会为病人诊治,经傅青主治疗的病人,无不应手而愈。

    清朝雍正、乾隆年间,江苏吴县的叶天士(名桂,字天士,史称“叶天士)以医名於当时,是一代名医。叶天士有一个癖好,他喜欢斗蟋蟀。当时,有一富商人家的孩子出痘而出不彻底,富商全家人非常焦急和担心。有人对富商说,此病非叶天士莫能救。然而,富商的家和叶天士居住的地方相距比较远,富商担心叶天士不肯来。这时,有人告诉这个富商,说叶天士喜欢斗蟋蟀,於是,富商就派人买了十盆上好的蟋蟀,让人去请叶天士。叶天士起初不肯去为富商的孩子看病,富商派去的人对叶天士说∶“叶先生,若是你能去为这个孩子看病,就会有十盆上好的蟋蟀送给您。”叶天士一听有十盆上好的蟋蟀,大喜,立刻前往,为那个孩子看病。叶天士治病喜欢独辟蹊径、与众不同。他看了那个孩子的病情後,并没有开药方,而是让人在屋子里摆了十张洁净崭新的大桌子,让孩子裸卧其上,叶天士以手来回推这个孩子在桌子上不停挪动地方,病孩身下的桌子一被暖热,就立刻挪到旁边的地方,这样挪动了很多遍。到了夜里,孩子的痘开始怒发,终於出彻底了。不几天,孩子的病就好了。

     傅青主和叶天士这两个名医和癖好有关的轶事就是如此。

     古人说∶“好乐而癖,贤者不免”,名医也不例外。傅青主尤其是通达之人,真正知道他的人不只是把他看成一个名医,更是把他看成是一个性格洒脱的雅人。

     清朝时期,苏州名医江艮庭的癖好是喜欢写篆字,他每次为人治病时,总是要用篆字来写药方,药店里的人每每拿到江艮庭用篆字写的药方,总是不认识,总是要鼓足勇气地去问江艮庭药方上的篆字是什麽,江艮庭就会生气地对药店的人说∶“你既是开药店卖药的,怎麽可以不认识篆字呢?”弄得药店的人十分尴尬。但是,江艮庭的癖好就是如此,他写药方时我行我素地使用篆字,谁都无可奈何。

    清朝的德州名医田山姜的癖好更是新奇,他平时凡是为病人写药方,必定要写当时的人不知道的药物的别名,这些药物的别名生僻而古怪,比如,田山姜把人参写成“琥珀孙”,把黄耆写成“英华库”,把甘草写成“偷蜜珊瑚”。说起药物的别名,唐朝的进士侯宁极撰有《药谱》一卷,尽出新意,写了许多药物的别名,有一百九十种药物,其别名都是生僻而古怪的。宋朝陶谷的《清异录》也收录有药物的别名,这些药物的别名也是生僻而古怪的。田山姜的癖好就是喜欢在为病人开药方时写这些药物生僻而古怪的别名,常常把药店的人难为得几乎崩溃。

    不过,如果让江艮庭先生和田山姜一起给病人开药方,两个人开的药方是用篆字写的药物的那些生僻而古怪的别名,虽然别开生面,却实在让人看不懂,不知道会把药店的人难为成什麽样子?这样虽然有趣,恐怕会误了病人的病。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