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的长城/□锺 玲

2013-01-27 04:25  来源:大公报

    当我知道敦煌之旅包括游历汉朝修筑的长城,心中不禁雀跃,因为河西走廊是汉武帝时代的名将霍去病打下来的疆土,敦煌郡也是汉武帝设置的。那种决战大漠、开疆辟土的豪情壮志啊!

    想像中的长城是居庸关那种气势,蜿蜒在山岭的脊线上,有如一条巨龙。砖砌的墙非常坚固,墙顶铺了方砖,宽可容几匹马并驰。可是二○一二年九月去到敦煌西北约一百公里的大漠中,看见的汉朝长城却完全不是那麽回事。

    放眼望平广的沙漠,除了几丛野草,就是黄沙。车停下来,前面有一段狭长的,约一百多公尺的土堆,只有我一个人那麽高。土堆给铁栏围住,栏杆前立一方赭红色的大理石碑,上面刻了“汉长城”三个大字,还刻了一行小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走近一看,长城是由一层沙子砾石,一层乾草秆子,千层糕似地堆砌而成,看来非常脆弱,如果我一拳打过去,怕不打出个洞来。这长城怎麽如此可怜?当年它如何挡得住骠悍的匈奴骑兵?大马一跃不就过墙了?

    我这麽失望,全是因为自己昧於历史的现实。汉长城远离中土,怎能跟京畿附近的居庸关相比?汉长城在沙漠中荒废了两千年,我不应该把它与国际观光热点的八达岭联想在一起。

    古代汉人工匠真是绝顶聪明,发明了就地取材的筑墙方法。先用红柳枝和乾芦苇编成像巨型抽屉一样的框,把沙砾填进去夯实,上面再夯一层乾芦苇夹层,之上再加一个框,一层芦苇。把许多层夯实了,形成坚硬牢固的墙体。原来的汉长城其实满高的,我觉得它太矮是因为其下部被沙掩埋了。它的高度有三点七五公尺,底座有三公尺宽。这座又高又厚的长城,绵地横在大沙漠上,的的确确能挡住匈奴的骑兵队。

    这段汉长城的尽头立一座烽火台,台倒是土砖砌的,呈圆锥形,只是不见供人爬上去的阶梯,也许是沙夯的,早就消散了。有趣的是距烽火台约二十公尺的地方,分别有三个铁栏杆各围住一个大车轮似的东西,走近一看,原来是乾草卷,当年用来点烽火用的。轻飘飘的草卷居然能保存两千年,真不可思议!细看原来草隙之间塞满了沙,形成一个直径一点五公尺的大沙饼。在沙的保护下,风也吹不走,一年难得一下的雨,也淋不透它了。

    汉朝初年,国土局限在中原,陇西(今日兰州附近)以西的河西走廊(今日大部分的甘肃省)全都是匈奴人的领土。走廊之南为祁连山和阿尔泰山,之北为马鬃山、合黎山和龙首山,形成通向西域的唯一通道。因为匈奴的拦阻,汉朝廷根本不能与西域诸国往来。

    霍去病不只是军事天才,还是少年英雄,十七岁开始就屡建战功。二十岁那年汉武帝封他为骠骑将军,他春、夏两次西征,把匈奴人赶出了河西走廊,赶到大漠里去。以春天那一役为例,他只带领一万骑兵出陇西,短短六天内,攻破五个匈奴王国,再行军几百里,翻越马支山,与匈奴休屠王大战,虏获王子、相国和祭天金人。敌兵凡拒者杀、降者赦。此役共歼匈奴军士八千九百人。

    霍去病独创中国军事战略史上的新战术,即长驱深入的机动闪击战术。他用兵神速、攻其不备,并能精确地掌控敌军的地理位置。他的意志力贯穿麾下每一位骑兵,所以他的一万骠骑每一个都勇猛无比,赴死争功。出陇西时一万,回来只剩三千多。对匈奴军队而言,他的骠骑犹如神兵天降,还来不及迎战,气已溃散。

    我的确患了点英雄崇拜症,年轻英武的将军教人心仪。但由另一个角度来看,霍去病是发了大愿的人。为了犒赏他的军功,汉武帝特别为他起了一座豪华大宅,霍去病却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他这句话表露了忠君爱国之心。他一定念念不忘汉朝初期七十年受尽了匈奴的欺辱,念念不忘边境人民被匈奴杀掠的痛苦,因为他发了保国卫民的大愿,他的军队才有势如破竹的气概。

    霍去病还掀开了历史的新页,打开了西域的通道,展开了一千五百年的国际文化交流;佛教、西域诸国的文化和物品,印度文化、中亚文化,源源输入中国。

    在这段汉长城的周围,也许汉军和匈奴军队曾经血战,他们的尸体化为白骨,白骨吹散在风沙里。这短短的一段沙砾长城,见证了汉武帝打造帝国的宏图、霍去病用兵如神的英武,还见证了烽火台上那位兵士,他正了望匈奴出没的北方,眼中流露警戒和焦虑,当月亮由大漠边缘升起,他思念起老家门前的大树和倚门北望的母亲。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