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攻坚战 北京的挣扎

2013-01-27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柴发合说,北京采取全球最严苛的标准管控燃煤/资料图片

    近段时间北京等地遭遇的严重空气污染引起空前关注,北京对空气污染物的“攻坚战”已持续不止十年。经济增长让北京机动车保有量超过500万辆,周边地区工业产能持续扩大,都成为笼罩在京津冀上空雾霾的主要来源。

    1月19日,《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草案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徵求意见。该条例规定当大气受到严重污染、可能危害人体健康和安全时,北京市政府应及时发布大气污染公告,并采取强制性应急措施,包括∶责令排污单位停产、部分停产,部分机动车停驶。

    官方对此次污染成因的分析中,燃煤、汽车尾气排放是主要污染源,气象条件也不利於污染物扩散。北京市环保局大气处对大公报表示,机动车因素占22.2%、燃煤因素占16.7%的结论是由两年一次测算得出的平均值。导致此次污染更精确的源头,只能解释为燃煤比例进一步扩大,主要由火电厂、工业用煤、集中供暖及民用烧煤构成。

    “北京对於燃煤的管控,是采取世界上最严苛的标准。”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表示。到2015年北京煤炭消耗水平将由2500万吨减少至1000万吨。2013年,北京还将完成城区1600蒸吨燃煤锅炉、4.4万户平房采暖清洁能源改造。

    同时,北京在全国最先实行汽车排放“国五”标准,将汽油和柴油中的含硫量降至10PPM,与欧盟、日本的标准相当。但北京市环保局大气处工作人员回应大公报采访时表示,“在长期控制单车排污水平的同时,汽车数量却不断增加。而北京车况达到‘国三’以上标准的机动车只占不到50%。糟糕的交通使汽车大部分时间处於怠速状,这是污染最严重的时候。”北京市环保局23日宣布2月1日起将实施北京市第五阶段机动车排放地方标准,“京V”标准相当於欧洲5号标准。

    各地不可独善其身

    国家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大气环境规划部主任杨金田对大公报报表示,气象条件和污染源分别是从短期和长期导致空气污染的两大元凶。北京多年来的治污措施已经取得明显成效,但“目前的大气污染具有区域性、复合性、同步性特徵。污染源涉及工业源、农业源、生活源、交通源。因此减排不是一个城市可以独善其身。”落实区域之间、部门之间的“联防联控”已经成为治理中国环境污染现状的必由之路。

    在北京周边仅河北省,目前钢铁产能已超过2亿吨、水泥产能超过7000万吨、火电装机超过3800万千瓦。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认为京津冀地区要调整工业布局,在经济发达程度各异的区域之间分配减排任务,北京、天津、唐山等经济发达地区,应当承担更多的减排责任,并负担其他地区的减排成本。

    “奥运蓝天”难复制

    污染指数频频“爆表”之时,人们怀念2008年北京空气质量史上最好的那28天。柴发合说,京奥的蓝天是短时期内以“极端”手段完成的不可复制的“奇”。“单双号限行”、“北京周边大规模高耗能企业停工”等方式背後巨大经济代价势必使其无法长期延续。

    23日雾霾重新杀回京城,半个月内黄色预警第三次响起。治理大气污染不可能“一蹴而就”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我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肯定会经受重污染天气的反覆折磨。”柴发合说,最关键的是规划建立一套长期有效应对重污染天气的预报预警机制。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