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本草纲目》金钥匙

2013-01-28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本草纲目》的植物药分类体系

    诚先生是笔者进入药用植物王国的引路人。她亲自教授的植物分类学原理、分类学研究方法、古植物进化论、国际植物命名法规等课程让学生受益终身。当时的几本学习笔记,一直带在身边。三十年过後,重读《本草纲目》,再次翻看这些笔记,仍然倍受启发。我将植物分类学看作是打开《本草纲目》宝库大门的金钥匙。

    笔者在本专栏(2011年11月28日)曾指出,“本草”是中国传统药物学的特有称谓,有“以草(植物药)为本”之意。也介绍了中国本草史上的五座丰碑∶汉代的《神农本草经》、南北朝时期的《本草经集注》、唐代的《新修本草》、宋代的《经史证类备急本草》(简称《证类本草》)、明代的《本草纲目》。从《本草纲目》的书名,可以看出对药物进行科学的分类,是李时珍编纂《本草纲目》的初衷。“纲目”言其旨在论述药物的纲要与细目,是李时珍独创的核心体系。从植物分类学入手,学习领会《本草纲目》,最容易切中要点,理清头绪。从此入手,也最容易还原到那个时代,解读与探求李时珍的学术思想。

    从《证类本草》在南宋最後一次修订到《本草纲目》问世的300年间,再没有一部大型综合性本草出现。对药物品种的许多错误认识一直延续至明代,严重影响了中医学科的发展,造成了临床应用的错误。正如《本草纲目》序言所指出的,“舛谬、差讹遗漏不可枚数”。例如,同物异名者,如将南星和虎掌一分为二;同名异物者,如将萎蕤和女萎合二为一;黄精和钩吻张冠李戴,归类错误比比皆是。在药物的分类方面,将动物、植物混编在一起,《本草纲目》之前的本草类书籍颇为杂乱无章。

    编撰大型书籍时,如同建设楼房一样,框架与主体结构至为重要。对志在搜尽天下药物、写出人间巨著的李时珍来说,如何将多达近2000个药物品种合理地分门别类,是他编修本草面临的最大挑战。李时珍在亲身实践,反覆思考之後以探求药物的自然分类为目标,一反沿袭千年的记述系统,提出了纲目分类系统,令人耳目一新。

    李时珍的分类新在何处呢?五十二卷《本草纲目》大致分为三个部分,矿物、植物、动物。其顺序乃按照“终之以人,从贱至贵也”。《本草纲目》对药物的分类顺序从无生命到有生命,从植物到动物,从低等到高等,其中植物药部分涉及藻菌、地衣、苔胡、裸子和被子植物,与现代植物学分类学有很多类似之处。《本草纲目》的分类体系由16部构成,如草、谷、菜、果、木部等,然後再进一步分成60类。例如,草部分山草、芳草、湿草、毒草、蔓草、水草等9类;木部又分为乔木、灌木、香木等6类。最後落实到种,与现代植物分类学的基本单位相同。

    李时珍将很多亲缘关系相近的植物排在了一起,如蓼科植物蓼、水蓼、马蓼、火炭母等;蔷薇科植物李、杏、梅、桃等;芸香科植物橘、橙、柚等;伞形科植物当归、川芎、蛇床子、本等;姜科植物高良姜、白豆蔻、益智、缩砂等。这些与当时国外的植物学和药物学对植物的认知相比,居於领先地位。因为那时植物分类学中门、纲、目、科、属、种的分类概念还没有出现。

    李时珍还澄清了前人的不少混乱,如古人将泽漆与大戟视为一种植物,李时珍将其分开;李时珍还将百合、卷丹、山丹等分开;天麻与赤箭,瓜蒌与天花粉,前人认为是不同的植物,自李时珍开始将其合并。

    《本草纲目》确立的新的药物分类体系,是《本草纲目》的最大特色与核心部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