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姆妈(下)/叶 歌

2013-01-28 04:25  来源:大公报

    我们家算不得高门大户,但“三代同堂”的旧式家庭的女子,生活都不会容易。曾听母亲说大姆妈的娘家过去是开面店的,所以曾有亲戚尖酸地说她是“捞面人家的女儿”。这总让我想到张爱玲的《金锁记》,佣人们瞧不起曹七巧,就因为她出身商贾人家,出嫁前就“抛头露面”。所幸大姆妈七窍玲珑,深得曾祖父的欢心,不像祖母,有点地主小姐的脾气,不太得老人缘。

    “文革”期间,伯祖父被“发配”新疆,大姆妈唯一的儿子“上山下乡”到山西的煤矿。她找了一份为房管局收房租的工作,加上伯祖父每月寄来的菲薄工资,在上海带大三个女儿,给山西的儿子寄点东西,苦苦支撑。好容易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山西的儿子突然心肌梗塞,英年早逝,留下孤儿寡母。上海的姑妈们不敢告诉她这个噩耗,只说那个叔叔身体不好,需要静养,不能回上海探亲。起初几年,大姆妈接到姑妈们伪造的来信时还问起,後来就不提了。我想,她已经猜到了什麽。一直到几年前伯祖父去世,她的女儿们才终於吐露真相。

    大姆妈一生,年轻时顺承公婆,侍奉丈夫,养育儿女;中年时含辛茹苦,支撑门户;老来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欢愉少而遗憾多。写成此篇,聊作纪念,也深深庆幸到了母亲这一代做媳妇已经不像大姆妈当年了。否则,母亲也无法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吃得了苦,受不了气”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