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嗓子/王 渝

2013-01-28 04:25  来源:大公报

    王鼎钧在谈诗的文章中说,“如果散文是谈天,诗就是唱歌”。读了後,我感触很深,越想越沮丧,终於明白为什麽我的诗总是写不好,因为我是天生的左嗓子。

    上初中时,我最怕的不是数学课,而是音乐课。那时同学大多怕数学,而喜欢音乐。我们那位美丽的音乐老师,常常抽叫一位同学独唱,不但要读五线谱,还得自己打拍子。凡是读的,我多少能应付,五线谱难不倒我,我却实在没法子把拍子跟唱歌结合。一被叫到,心胆俱裂。

    高中时台北所有中学联合举办万人大合唱。我从第一部唱到第四部,老师只好把我留在那里,无处可退了。

    上星期有三位以前报社同事从外地来此地,美婵安排聚会。美婵近年已经成了法拉盛名人,走在街上不断有人招呼。她安排的餐馆,既给我们最好的包间,又会享受到最好的服务。

    那天聚会快乐无比,阿简让我们从平板电脑看他装饰成龙形的摩托车;天璇谈近作;阿兰说不能忘情写诗;小必也有了兴头声称要振作起来写小说。小必说得高兴,就扯到我身上。她说我每次发完稿件,解除紧张後,就会哼哼唧唧地唱个不停,不成腔也不成调,惹得他们都笑,但是没人知道我唱的是什麽。他们都担待了,看我那样子非常自得其乐。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