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投票‘抗宪徇私/□谢纬武

2013-01-29 04:25  来源:大公报

    锺庭耀这位以“民意调查”为抗中反政府效劳的“专家”,又要玩“全民投票”了,而且玩得挺大,挺政治化,赤裸裸的,以“此地无银”方式向世人宣称就是搞“港独”。

    挑衅,严重的挑衅,毫无顾忌的,锺氏宣称∶任何民间团体,任何政治领袖,都可发起全民投票。

    锺氏公告∶任何民间团体,任何政治领袖 ,都可以向他们申请发起全民投票,而他们的运作要直到政府制定“公投法”。想“港独”,爱“港独”,求“港独”,但他们比谁都心里明白∶香港不可能成为“独立的政治实体”,香港不可能有什麽“公投法”,所以他们的挑衅是了无止期,他们是“战斗穷无期”的。

    矛头直指中央

    港大民意研究计划与理大社会政策研究中心1月23日签署备忘录,合作推展“民间全民投票计划”。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总监锺庭耀称∶港大民研和理大社研,会审视议题是否具争议性,是否涉及公众利益,社会是否已经过长期详细讨论,再决定启动投票计划。如《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政制改革、弹劾罢免特首、免费电视发牌、全民退休保障计划等等,肯定地说,有人将一如既往在上述政治议题上,在将来未可预料的新政治议题上,在“自由”的幌子下,在貌似公正的民调里,剑拔弩张,矛头直指中央、特首、特区政府。

    是否“先入为主”,委屈了该些民调的主脑人?非也。如果回首看月初发生了什麽事,谁要在本港大环境里、大政治议题上再次发动“公投”,就不难明白为何月底锺氏主持的港大民研与理大社研会有“民间全民投票”的备忘录的签署,同时也就对此之前政治密箱运作了然於胸,见微知著。不难窥出此种将“全民投票”经常化、长期化、制度化,所包含的对香港公众利益的严重政治上的危害。

    月初,由反对派23名立法会议员及城市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办的“‘一国控制’对‘一国两制’”宪制研讨会上,被社会称为“反对派四人帮”之一的李柱铭,把《基本法》及全国人大常委会所作的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宪制安排,与他们多次鼓吹的“全民公投”混为一谈,提出要以“公投”决定双普选方案来抗宪。

    对於2016年立法会以及2017年特首选举安排,反对派将会发难。曾经支持“五区公投”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和公民党余若薇认为,如果政改实施方案不遂已愿,陷入困局,则一名泛民超级区议员应辞职,再次发动全港性“公投”。

    余若薇向出席同一研讨会的民主党超级议员何俊仁呼吁,若政改陷困局,应考虑辞职,促成“公投”。李柱铭和工党何秀兰也认为,此举是触发全港性选举最简单做法。何俊仁表示认真考虑,说“(建议)都几有建设性”。

    有理由相信,1月26日李柱铭、余若薇所提出的以“公投”策略定“双普选”方案要挟政府,与1月23日锺庭耀的港大民研和理大社研签署“民间全民投票计划”备忘录,有事理一致的逻辑关系。这就暴露了,锺庭耀的“全民投票”只不过是反对派的政治工具而已。

    以“全民”骗选民

    从法律上看,港大民研与理大社研的“备忘录”将“全民投票”长期化、制度化,是抗宪违法的,“自由”践踏了法律。

    首先是抗宪,违背《基本法》、人大有关决定及香港本地有关法律规定。《基本法》没有任何“公投”的条文,本港也没有“公投”法律。任何擅自在香港组织与政治制度相关的活动,对抗《基本法》和香港法律所作的宪制安排,都是超越了法律所不能容许的“自由”,是非法的、抗宪的。

    其次,有徇私贿选之嫌,不公正、不公平,非法侵犯市民私隐。由於其“公投”在法定选举之前进行及公布结果,是明目张胆违反《行政长官选举程序规例》。由於锺民的“公投”采用登入网页,利用智能手机的应用程式及到地区上十多个票站进行,参与者必很有局限性,“全民”非全民,以“全民”欺骗选民。

    该计划的实行,要筹款80万元升级加强电子投票系统。这笔款必须清楚、明白交代,不得与反对派及相关人士有关,否则有理由视之为政治利益输送。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