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陆 地

2013-01-30 04:25  来源:大公报

    中国历史上的名士,大都喜欢“隐居”,这几乎是一种共识,也是他们惯常的姿态。名士若不“隐居”一下,彷佛不足以说明他们是真名士。而可喜的是,他们大都因为采取“隐居”的方式更加彰显了名士的姿态,表达了“本人学富五车,只是怀才不遇”的诉求,成为一则效果极好的“求职广告”。

    譬如诸葛亮,他在隆中隐居了十年,若是真“隐”了,一个地位极高的刘皇叔怎麽知道在穷乡僻壤有这样一个有才华的人呢?

    事实上,诸葛亮并非真隐,不过是在等待时机罢了。在隐居的十年,他广交江南名士,每自比於管仲、乐毅这样的名士,他还不断结交庞德公、庞统、司马徽、黄承彦、石广元、崔州平、徐庶等在当时社会非常具有名望的人,这还叫“隐居”值得商榷。若是真是隐居,刘备不可能会识得他。其实诸葛亮居於闹世之外,心潮实则不停澎湃,他密切注意时局的发展,对天下形势了如指掌,不然也不可能有真知灼见的《隆中对》了。

    诸葛亮实乃高人。他的此“隐”非真“隐”,若是真隐了,哪能“流芳百世”呢?

    姜子牙这位著名隐士与诸葛亮有得一拼,两人采取的方法本质上是一致的,以名士自居,等待时机。但姜子牙的等待计划非常惊险,竟然等到一大把年纪了也没有人来聘用他,计划差一点就破产了。直到八十岁才遇上了周文王,请他出山助文王伐纣。

    姜子牙自然也非真隐,隐居只不过是一种手段。在中国历史上的所有隐士中,他是玩得“最过火”的一位,竟然拿直来钓鱼,名曰“愿者上钓”。比起诸葛亮,姜子牙的运气要差得多,他是等白了头发,等驼了背,等到垂垂老矣差点黄土覆头,终於“钓”到了一位周文王,实在惊险无比。

    但姜子牙的等待实在是真工夫、真汉子,数十年哪,连老婆都看不起他了,觉得没希望了,他还在等,这需要何等的耐心和毅力。

    其实等待不是一种无所作为,而是谋定後动,伺机而为,反而是一种积极的行动,只不过他们想择良木而栖,自恃心气和才华高,不想屈就而已,一旦等到机会,他们是不会再“隐”下去,马上会跳将出来,大干一场。

    清末的那个袁世凯,也是玩过“隐居”术的,只不过玩得有些局促和虚假。袁世凯因为与光绪帝、亲王载沣等人有恩怨,加之他手握北洋军权,势力膨胀,引起满清贵族的仇视,所以被朝廷以有病解职。

    袁世凯聪明绝顶,马上作出一个姿态,对政事不闻不问,连忙出了京城,到乡下隐居去了,说要终老在山光水色之中。其实,袁世凯采取的是“闹中取静”之法,以隐居迷惑清廷的注意,实则是韬光养晦,等待时机,他对於仕途的向往与权力的觊觎是非常狂热的。

    在他的隐居之处,建有一个奇异的小房间,外人不得接近,你道这是什麽去处?是袁世凯的电报处。据说他还随身携带胶鞋,以防备在出现突然情况下,可以撒腿奔跑。这哪里是隐居,完全处在高度的“战备状态”。果不其然,辛亥革命一爆发,袁世凯的机会来了,一听朝廷有意起用他,内心狂喜,连忙出山了。

    袁世凯算是晚清中的一位十分有意思的演技派。

    历史是十分有意思的,因为它是过去的历史,可以前後左右来端详,角度不同,精彩也不同。无论是诸葛亮,还是姜子牙,或是袁世凯,去除他们身上的“历史标签”,实则上都是“以退为进”。

    明代的冯梦龙在《喻世明言》中对真隐士有这样一说,“闹中取静,才算做真闲。”事实上,一个隐士要做到“内心平静”是非常困难的,一旦内心平静了,就如军队“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必将终老乡野了。

    现在倒是要学点名士的等待工夫,因为如今这个社会已经尘世喧嚣,已经没有人愿意等待了,也不明白等待的益处了,大家都在急急切切地奔向功利的方向,让我等待,怎麽可能?

    其实等待不是一种无为状态,而是一种战斗,这是与时间赛跑,与欲望对峙,等待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准备。许多成功都孕育在等待之中,但往往因为我们太急切了,没等到机会来临就上路了,行色匆匆,而结果碌碌。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