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苏东坡/肖 飞T

2013-01-30 04:25  来源:大公报

    去常州,必去东坡公园,这是後人为纪念北宋著名文学家苏东坡晚年归隐常州而建起的公园。元丰三年(一○八○)因“乌台诗案”,苏东坡差点掉脑袋,後被贬黄州五年才遭赦免。一○九三年,一直护佑苏东坡的高太后去世,哲宗起用新党,再度被贬,从定州到英州,再到惠州,晚年被贬至海南岛的儋州。一一○一年赦免後离开儋州北上,六十四岁的苏东坡站在琼州海峡渡船的甲板上,显得疲惫而苍老。他四顾茫然,彷徨、沮丧、无助,何处是归程,他最终选择了常州。境遇如此凄凉,这是苏东坡看似豁达豪放性格背後挥之不去的悲凉。

    苏东坡的终老之地选择常州,纯粹因为困窘和友情。苏东坡是四川眉山人,并未在常州做过官,只是来过常州数次。宋仁宗嘉佑二年(一○五七年),苏东坡进京赶考,进士及第。在一次聚会上,与他同桌的有不少是常州人,结下深交,酣酒之际定下将来定居常州的“鸡黍之约”。其实,约定只是酒话,不必当真。後来,他又结识了常州的钱公辅、报恩寺长老等,成为莫逆之交。在他流放生涯中,这些常州好友给予了他无私的友情和亲情。熙宁七年五月,好友钱公辅在常州去世,苏东坡很是悲伤,赶去吊丧,在所作的《哀词》中写道,“吾行四方而无归兮,逝将此焉止息”。这是苏东坡第二次表达出将来卜居常州的想法。这次有些当真,当年,他便委托好友在宜兴(当时归常州管辖)买些田地,准备将来有个退路。苏东坡痛下决心离开官场这个是非之地是从惠州被贬到儋州期间。元符三年,苏东坡等元佑大臣被赦,朝廷给了他一个虚职,允许在外州任便居住。他首先想到回四川老家。宦海三十多年,叶落归根是中国传统文人最理想的选择。父亲苏洵的墓在那儿,墓旁留有苏轼、苏辙的空位。可他在老家既无财产又无亲人,对於这位一生只用思想行走天下的人,用什麽来维持生计,他不得不放弃该方案。接想到杭州。苏东坡两次任职杭州,造福百姓无数,口碑极好。这里山青水秀,适宜养老。但自己在杭州同样一无所有,加上生活费用过高,如何生存。当时的杭州官员和百姓若是知道苏东坡的想法,定会出手相助,可凭他的个性,定会婉谢。第三个选择是去颖昌,也就是现在的许昌,和苏辙相聚。兄弟俩离多聚少,现都已年迈,将来可同去嵩山隐居。可颖昌离京城太近,纷争不断,自己再不能被裹挟进去。加上苏辙这几年也是流离贬谪,经济拮,自己一家过去,又将加重负担。考虑再三,惺惺相惜,苏东坡又放弃了。苏东坡只能选择常州。毕竟,他在宜兴有些田产,可供维持生活。最关键的是他在常州有不少挚友,感情甚至超过亲情。卜居常州,可以有所依靠。而且,常州远离京城,可免去政治纷争。北归途中,各地仰慕苏东坡的人甚众,纷纷热情挽留,他总是坚定地说∶“然某缘在东南!”

    他终於来到魂牵梦萦的常州。那天晚上,月洁风清,载苏东坡的木舟徐徐驶入城东的古运河,他和一家妻小从现在的景点舣舟亭系舟上岸。百姓得到消息,万人空巷,以最热烈的方式迎接这位新市民,他们因能和如此伟大的人物比肩而居感到无比荣幸。南宋时,常州人特地在此建舣舟亭,之後又续建洗砚池、戏舟池、仰苏阁等遗迹。乾隆皇帝二下江南来常州时,为此亭题“玉局风流”匾额以示敬仰。亭柱上现有对联∶舣舟亭畔喜迎东坡居士,洗砚池边笑驻西蜀故人。水准虽不高,但作为对苏东坡的怀念也无伤大雅。然而一路颠簸,使得苏东坡身体极为虚弱,不幸染病。抵达常州後,病情始终不见好转。一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苏东坡在常州城内顾塘桥畔孙氏馆走完了他的人生旅途。次年,弟弟苏辙遵其遗愿,葬苏轼於河南郏县东麓小峨嵋。

     在江南,有很多著名的古典园林,大多是为官者退隐前後建造,作为自己的养老送终之所。按照当时俸禄,苏东坡只要稍加积攒,从早筹划,在常州建一个雅致的园子应非难事。可他除了在宜兴有一些田产外,在那麽多地方为官均无半点财产,足实令人叹息,他留给後人的只有精神的财富,正是“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人生写照。也因为此,苏东坡的人品并不在其作品之下,令以後的历朝历代都心生敬仰。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