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争激化碍财政协议

2013-01-30 04:25  来源:大公报

    日前IMF总裁拉加德指出,美国必须及早定出长远的减债计划,否则将会失去国际财经的领导地位。最近美国国会通过暂时搁置债务上限(16.4万亿美元)直至五月中,以便协商减债计划。然而可否达成协议而不再拖延尚未可知,但必须了解财政争议的根本所在。

    财政纷争难解的最根本原因是严重的政治分歧。对此哈佛经济学教授Kenneth Rogoff有很好的描述(英国“金融时报”1月25日文)∶问题的根源是民众对政府取向的深度分歧,而人口变化及经济不景又令情况更复杂难解,故财政之争实是一场长期政争的反映。争议项目包括∶(一)国防开支。美国是否仍要支付高昂军费以维持国际警察的功能?奥巴马想减军事开支以套现和平红利,但共和党则不愿。(二)政府服务如教育、基建等的公共开支。(三)福利尤其医保开支。因此财政政策不单要注意开支及税收总量,同样重要的是收支的结构,而正是在这里政争必将激烈。

    奥巴马已为次任施政定了调∶要推行强硬政争,内容上则要自由化,亦即重兴罗斯福总统的自由主义(Liberalism)施政理念。其中最重要的是对政府的看法,奥巴马与罗斯福一样,相信政府要有为,要协助解决问题,削减福利开支乃出卖社会契约。这自与共和党的理念强力碰撞,里根总统曾说政府不是解决(Solution)而是问题(Problem),奥巴马则倒过来说政府是解决而非问题。奥巴马次任与罗斯福的次任一样,对政敌发起理念攻势,而与克林顿的次任相反。当时克林顿仍如里根主张较小的政府、平衡财政、限制福利,并削减首任时提出的医保计划。奥巴马料将相反会力保福利等支出,特别是他心中所系的新医保方案。如是则美国的财政问题难解矣,IMF与评级机构的警告亦将如对牛弹琴。全球对此及其影响要有心理及实质准备。

    奥巴马次任四年中,若美国的两大阵营政争激化,将是政治周期的又一次转折∶1980年後里根引领右转而开启的保守主义时代已走到尽头,奥巴马将如罗斯福领导新一轮左转和自由主义时代的开启。但必须注意同时发展的几个重要背景形势∶(一)美国的虚拟金融资本主义已发展到新高度,财富集中及贫富悬殊日甚,中产受压日深,形成了政治两极化的经济基础。(二)人口变化。一是老化,二战後婴孩时代出生的人正踏入退休峰期,二是民主党基层的“彩虹联盟”人口比重上升。(三)国际经济环境尤其欧洲、日本的风险日增。(四)地缘政局日趋动荡不安,中东北非及东亚尤甚,对美国维持霸权的要求及压力日大。

    显然,在多种风险因素汇聚下,美国的政经前景变数更多。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