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儒林外史/姗 而

2013-01-30 04:25  来源:大公报

     清代吴敬梓的《儒林外史》,对儒林中的人和事予以揭露讽刺,最为人熟知的是《范进中举》。

     儒生是读书人。人们常以为饱读诗书的人气节高尚,肚肠乾净;且兼本事高强。中国坊间百姓都把孩子读书高晋立作全家进发目标。父母不惜节衣缩食甚至倾家荡产,只想供出一个儒生来改变一家命运。儒生头上便被罩上一环光圈。

     很多故事却令人失望。原来教育不是万能的,教育不能保证教出一个品格高尚、人格健全的人。儒生在《儒林外史》那个科举制度下固有人格缺陷,但社会进步的今天,东西方都有丑陋的儒生。他们与所有的罪行几乎沾边。中国出事的儒生有的还是学生,有的已是高官或各领域权贵。他们受过高等教育,甚至已读到顶端,拿到了博士,但行径的卑劣、阴鸷和龌龊却匪夷所思。最新鲜滚烫的例子便是近期曝光的衣俊卿了。他嘴上的仁义道德和他的事实行为是一白一黑的对照。他栽在一个有野心有想头的女人常艳手中,常艳也是儒生。

     见过许多儒生,品格值不得敬佩。若把他们的事收集整理,也能写堪比《儒林外史》的《新儒林外史》来。今人对道德已无古人的那份执著,本是蛇鼠一窝的衣俊卿和常艳,也有不少人同情和理解,把责任诿於“制度”。吾非圣人,有凡人的一切劣根性,但确信不论在何制度下,人格都有高尚卑下之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