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钦兵眼中的战争

2013-01-30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去年9月在拉甲羊,克钦独立军盟军的一名成员手持武器放哨/法新社

    □克钦战争是惨烈的∶“子弹像下雨一样”;克钦兵力是不足的∶45个营对缅军132个营,缅军还有战斗机、直升机;克钦医疗是简陋的∶竹蔑作墙,板床薄褥;但克钦的军人又是淡定的,这个民族与缅军断断续续交战了半个世纪,战争对他们来说就是“他们若上来,我们就打。”但面对缅军今年的强大攻势,这份淡定的背後透露出一种无奈与悲凉。/图、文∶本报记者 莲 子

    1月10日下午,在拉咱镇克钦独立军(KIA)指挥部,门卫依然荷枪实弹,但大楼内已经不像去年那样繁忙,多少显得空荡。KIA军事委员会主任木然早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他用“边和谈,边增兵”来描述克钦战事的现状。

    40多岁的木然早栋,鬈发、瘦削、高鼻梁、皮肤黝黑,目光炯炯。在长达77分钟的采访,木然早栋从战况谈到兵力、从战俘谈到未来局势,用克钦语言讲述这一年半以来的缅北战事。他说∶“从去年12月以来,缅军对克钦发动全面攻势,出动了战斗机和直升机,又利用伊洛瓦底江和铁路,把部队从佤城运送到八莫。”他并不讳言双方兵力的悬殊∶“缅军目前派驻了132个营的兵力,欲攻陷克钦,克钦独立军则有45个营的兵力。”截止目前,政府军与克钦军已经进行了11轮和谈,其中有两次谈判桌设在了中国的瑞丽,却始终没有结果。

    地雷炮弹夺命

    记者最先是从伤兵那里见识了战争的惨烈。在一所刚建成14天的战地医院,竹蔑作墙,板床薄褥,14名医务人员默默地清洗、包扎伤口,33名伤兵黯然神伤。

    从2011年6月至今,克钦军伤亡了近400人。“炮击和地雷,是造成克钦士兵伤亡的主要原因;在两军交界地带,埋下了无数地雷,已经有一人被炮弹炸穿肠子死亡。”该院院长、44岁的翁莱告诉记者∶“药品基本能保证,医疗设备欠缺、医疗环境亟需改善是目前的难题。”

    盘腿坐在病床上,43岁的克钦士兵诺伦向记者忆述了“崩热崩”阵地之战。去年12月28日早上8点,两军在山脚下交火,“缅军顺密支那公路攻上来,29日早上8点半,已经上到山顶,速度很快。当天来了三架直升机,三架战斗机,声音还没听到,炮弹就到了,我们只有躲进掩体,飞机走了,我们又出来。缅军攻上来5、600人,我们只有50人,援兵很少。没有退路,只能顶住。”

    6个士兵中,诺伦是班长,“子弹不断地送上来又打光,激战三天,我的步枪足足打掉3000多发子弹。”他看见前方倒下27个缅军,後来知道其中一个是营长。此次战役,克钦军3人阵亡,30多人受伤。

    子弹像下雨一样

    1月1日下午6时许,两颗子弹击中了诺伦的左臂,一颗打穿,一颗开刀取出。当记者请诺伦描述作战的场面,他轻轻摇头∶“说都说不成了┅┅子弹太多了,像下雨一样。”他与一位缅军相距仅三四米,“他的步枪打中了我,我倒了,起身拿枪又打,他也倒下去了,他看我,我看他,太近了!”他讲述的时候,阳光穿过窗户,每个人都在无言地聆听。

    中弹後诺伦爬行了5、60米,到达安全地区,又站起来走,直到有人过来接应,“打了止血针,没有包扎,我不敢坐汽车,山路太颠了。”他坐朋友的摩托车,一路流血到了医院。

    在缅军强大的攻势下,克钦军放弃了“崩热崩”,“我们退後了一步,与缅军对峙,隔树林,听得到缅军砍树和讲话的声音,冲突随时可能再次爆发。”诺伦说。

    诺伦的老家在缅甸木姐,1977年搬到了拉咱。他还没有出生,他的父亲就参加了克钦军,在他的印象中,父亲一直在打战,“但那时不怕,没有飞机和大炮。”诺伦说,掀起袖子,露出迷彩背心和受伤的左臂,“伤口很大,手臂里面都是空的。”他平静的目光中透些许悲凉。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