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村贪官多涉土地不法

2013-01-30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近年伴随城镇化进程提速,广东农村尤其城郊乡村涉及土地方面的利益愈来愈庞大,成为部分村官贪腐的诱因/本报记者方俊明摄

    □随广东加速城镇化,农村土地在流转、开发及工程建设等环节牵涉的利益愈来愈多,而监督机制却长期滞後,以致土地成为广东省一些地方村官贪腐案滋生的最大诱因。以广州海珠区为例,该区2006至2009年查处村社基层干部违纪违法案呈倍增之势;白云区在2009至2012年审理的64宗农村干部罪案中,涉及非法占用土地而官员最终落马者更超过95%。/【本报记者方俊明广州二十九日电】

    继去年下半年广州荔湾区、白云区相继揭露13名村官涉贪逾亿元、16名村社干部集体受贿涉647万元等大案後,本月深圳亦有社区干部周伟思被曝坐拥20亿元资产而被查处,这些案例均揭示了广东村社领域触目惊心的腐败事实。

    白云区95%落马高官涉土地

    近年城镇化提速,广东农村尤其是城市郊区的农村不再是“一穷二白”之地。由於拥有稀缺的土地资源,一方面农村在土地流转、开发及工程建设等方面蕴藏各类利益博弈,另一方面针对村官的内外监督机制长期滞後,村社干部腐败案呈逐年增多的趋势。

    广州海珠区纪委一份调研报告显示,仅2006年至09年该区查处村社基层干部违纪违法案共14宗,涉及16人,其中2009年达七宗共九人,较2007年分别大增逾1.3倍和两倍。而大部分地区属於农村的白云区,更是村官因“土地转让”落马的重灾区。据该区法院最新披露数据,2009至2012年共判处农村干部违法犯罪案64宗73人,村官因非法占用土地落马达95%以上。

    公然在饭桌上分贿

    记者综合广东近年村官腐败案後发现,这些村官落马几乎都离不开土地,特别是位於城郊已“洗脚上田”的村官们,较多利用职务便利,在村集体土地出租、工程项目建设等方面受贿,或伪造合同、发票等入假帐形式侵占村民补偿款及村集体财产。

    广州增城某农村一名不愿具名的村长告诉记者,不少农村地区的族权意识仍相当浓厚,村官基本上都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部分村领导无视国家三年换届一次的规定,自动当选;而集体经济组织与村、居委会,监事会与董事会更是“同一套人马”,以致村官监督机制基本缺席。事实上,部分农村地区贪腐现象实在太普遍,有些人甚至发展出一种“个个都拿,不拿白不拿”的侥幸心理。例如在白云区涉647万元受贿窝案的16名村官中,均是村里威望较高的家族成员,而受贿方式简单直接,如在饭桌上将上百万元现金的贿款当场平分。

    监督机制成效不彰

    无可否认,广东近年来不断完善对於村官的监督体制,包括实行农村集体财务公开制度,由村民选举产生的村民理财小组为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监督机构,以至“村帐镇管、社帐村管”等一系列措施。然而上述措施真正落实时成效有欠理想,例如村民理财小组成员较多仍由实力家族安插;而镇街一级对於村一级在帐外运行的经济活动也难以监管到位。

    有广东省委人士透露,已就加强社会管理创新专门下发文件作出部署,积极探索与广东经济社会发展和民众需要相适应的社会治理方式。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