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导种种\陈章

2013-02-01 04:25  来源:大公报

    曾在某农村报读过一篇报道,说某地村民捉到一条毒蛇时,不慎被咬伤。他的同乡看到後,劝他杀蛇取胆吞服解毒,但该村民执意要将蛇带到集市卖钱,不愿杀蛇,不久毒发身亡。文章奉劝人们不能贪财,但却有一误导∶蛇胆可解蛇毒。实际上蛇胆虽可入药,但其功效并不在此,被毒蛇咬伤需立即到医院注射抗蛇毒血清。

    另读过一篇随笔,内有这麽一段话∶“爸爸采回一大筐蘑菇,煮熟後,妈妈用银筷试了试,无毒,那天全家饱食了一顿香菇。”此处又有一误导∶银筷可以试毒。据《十万个为什麽》介绍∶银离子能抑制细菌生长,银碗盛牛奶隔夜不酸。古代外国士兵常以银箔贴伤口,但“银筷(包括民间所说的象牙筷)试毒”是没有科学依据的。

    一些生活、卫生杂上的性教育文章,总把遗精、射精对身体的影响,用一条简单的算术减式来计算损失,即射出的精液含脂肪若干,蛋白质若干,无机盐若干┅┅却未谈及性交射精过程所引起大脑一系列高级神经系统的活动,及其对人体的影响和负担,这也是一种误导。据历史学家统计介绍,中国历史上二百多个有生卒年代可考的皇帝,平均寿命不足四十岁。相当多帝王的早夭,除了战争、宫廷政变等原因外,便与“三千後宫佳丽”有极大关系。此说完全可信,难道那些帝王们,还缺脂肪、蛋白、无机盐吗?

    下面一例误导还是与皇帝和精液有关。一月二十日羊城晚报《皇帝也避孕》一文中说,据《清朝野史大观.清宫遗闻》载∶帝王与妃子交欢後,敬事房总管太监“必跪而请命,曰‘留不留?’帝说不留,则‘总管至妃子後股穴道微按之,则龙精皆流出矣’;说留,则将某月某日某时皇帝幸某妃,笔之於册,以备受孕之证,并称此为“宫禁中祖宗之定制”。此法是“悬丝切脉”时代的中医生想当然杜撰出来的。若确有此法,几百年後的今天,还不大行於世?

    许多反腐败文章,说起某些“公仆”的腐化堕落,总要告诫读者,他们主要是“经不住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我总不解这些作者怎麽如此缺乏常识!利令智昏、声色犬马等现象在我国已是“往事越千年”。即使到了“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年代,西方资本主义开始萌芽、发展,其“思想”恐怕也尚未飘洋过海“侵蚀”到我们那一颗颗顶戴花翎的脑袋中来。明明是自家遗传、原发性封建专制集权内科顽症,就这样被“误诊”为海外资产阶级传染病!至於反腐败如此之难,是否与此“误诊”有关,已超出笔者识见范围,不敢妄谈,以免又去“误导”别人。

    以上这些误导现象,主要是作者、编者对某方面常识的疏忽所致。只要平时多学习、积累,拓宽知识面,应该是很容易避免的。

    对少年、儿童影响最大的误导,恐怕要数影视中的打斗片∶一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几乎五脏俱裂,看起来奄奄一息。居然一个鲤鱼打挺,跃将起来,又生龙活虎般向对手猛击重拳。人体真有如此能耐吗?笔者一九七五年在广东陆丰(现为陆河县)南告水电工地当民工,曾目睹一工友在“之”字型山坡路跳下时,踩到草丛中一把短锄,被反弹的锄柄不声不响打中右肋,顿时昏迷,我们赶忙把他抬到工地医院。一会,医生说,不行了,要马上送去县医院。第二天,传回消息说,死了,肝脏破裂。多麽健壮的一个小夥子就这麽死了。据随往县医院的工友说,死者身上竟看不到一点伤痕。文艺作品源於生活,高於生活,但那些打斗片已完全脱离生活了。为追求票房价值或收视率,竟如此胡编乱导,全不顾对处於“感性认识”阶段的少年、儿童带来的不良影响。在现代化传媒已进入千家万户的今天,这个问题实在令人忧虑。我们一时间也真拿它没办法。是否学习海外某些姓“资”的国家,将影视片分为若干级,然後规定此类片“儿童不宜”?

    还有一案例,不知是否为电影《白毛女》误导所致,我说不清,谨此就教於广大读者。

    几年前曾在《北京晨报》读过一文,题为“错错错,她将婴儿扔窗外”。说一位少女被人强奸生一孩子後,采取“将婴儿扔出窗外”的违法犯罪行为以泄愤。─电影《白毛女》中的喜儿被黄世仁强奸生一孩子後,举婴儿扔下山崖,这一“革命行动”不是博得观众一阵叫好吗?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