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从圣彼得堡开始─纳曹.杜亚陶专访侧记

2013-02-01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杜亚陶为舞团全新编排《罗密欧与茱丽叶》\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供图

    

    除了抒述在排练室里排演新旧舞蹈作品的情况外,纳曹.杜亚陶(Nacho Duato)又谈到两年来在圣彼得堡日常生活的点滴。他最感欣慰的莫过於觉得自己已成为当地的市民,而不仅仅是一位舞蹈工作者。

    他说∶“我固然很关心在圣彼得堡这座城市发生的一切文化活动,同时意识到单是因我从西班牙转到俄罗斯搞舞蹈这个举动,在当地已成为一个热门的话题,人们议论纷纷。即使我没有创作公演新的舞蹈,已时刻吸引群众的关注,别具宣传的效应。

    向当地媒体畅所欲言

    “当地传媒来采访,我也没有任何顾忌;我对他们畅谈个人对俄罗斯的感觉,指出有哪些不足的地方尚待改善,有哪些方面则令我锺爱不已。我又可以跟大家讨论总统普京、言论自由、民主体制,甚至Pussy Riot┅┅等事件。能过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总不可能脑子里只顾想如何构思舞步动作!(You are a citizen, you think about other things, not only about ballet all the time. And I think that's important)。

    “此外,我饲养了一头Jack Russell小狗,十分可爱。(他边说,边打开手提电话屏幕,让我看它的多张照片)。这是它六个月大的模样,现在虽然长大了,但仍属体型细小的狗狗。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米克洛娃(Mikhaileva),不知道沙皇是否喜欢我这样叫它呢?”杜亚陶哈哈大笑起来,接道∶

    “米克洛娃虽然在俄罗斯出生,但懂得多国语言。我的管家说俄语,我说西班牙语,我的朋友们则说英语,它都能听懂。”

    潇洒辞别西班牙舞团

    对於头也不回地辞别耕耘了二十年的西班牙国家芭蕾舞,杜亚陶坦言∶

    “我在马德里创立的一切都不再存在。我创办的西班牙国家芭蕾舞团二团经已解散。至於主团则仍然继续运作,他们现在聘请了前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台柱明星Jose Carlos Martinez出任艺术总监。

    他们不再搬演我创作的剧目。我禁止他们排演我的舞蹈,因为我人既不在马德里,我的助手一个也没有留在当地;他们不需要我,那就不必再演出我的剧目。我搞不通他们为啥一方面解雇我,另一方面则想表演我的舞作。我就是不允许他们演了!”

    他的语气略带激动∶“初时,我确感到愤怒;现在则怒气已消。实际上,我很幸运,我觉得事情那样终结是好事;使我觉得恼怒的是情况竟发生得令人感到极之讨厌。二十年的辛劳和严谨的艺术创作成果,我带领西班牙的舞蹈往前迈进的事实,掌管文化的政府部门和官员竟然以完全漠视的态度对待我。我曾跟九位文化部长共事,我敢说他们全都对文学、绘画、舞蹈、雕塑┅┅等艺术领域一无所知。很难想像,这些无知、无文化修养的人,居然能管理文化艺术!”

    至於会否计划成立杜亚陶舞蹈基金会,像巴兰钦基金会、罗宾斯基金会那样,更有系统地保存、整理、排演自己的舞蹈作品,他笑说道∶

    “这事情目前言之尚早,我还活呢,年纪也不算太大,待日後再考虑。”

    “我总共有七、八位助手。现时有三名助手随我住在圣彼得堡。其中两位协助我在舞团排演剧目,另一位则到维加洛娃芭蕾舞学院教授我创作的剧目。馀下的会按世界各地舞团的要求,分派到不同城市去排演我的作品。他们对我的作品非常熟悉,以前又参演过我的剧目。每年大约有六至七个舞蹈,在个别助手的指导下由各国的舞团搬上舞台。香港芭蕾舞团去年十一月演出的《卡萨迪》(前译作《阴声阳唱》)也是先由助手彩排,我只能在正式公演前几天方抽空前来监督演出,为首演场作最好的准备。”

    提到今回已是第三次在香港接受访问,杜亚陶说∶

    “下次应该到我在圣彼得堡的办公室来做访问,可以趁天气好的季节去一趟米克洛夫斯基剧院,欣赏舞团的演出。九月及十月秋天的景致很美,你能看到很多林木。或者可以选择五、六月份前来。冬天虽然气温可低至零下摄氏二十五度,但白雪遍地,又是另一番风景。我爱下雪天的圣彼得堡。

    “再者,我计划邀请我的编舞家朋友如依里.基利安(Jiri Kylian)、威廉.科茜(William Forsythe)等到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来排舞。我会在他们抵之前,为舞蹈员们作好准备,好让他们体验不一样的动律姿态。届时,舞团公演这些当代编舞家的剧目,将引起新一轮的哄动。这对舞者和观众都是好事。刻下,人们都在谈论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因我们推出很多从未曾在俄罗斯舞台上搬演的耳目一新剧目。”

    登场献舞向巴赫致敬

    有兴趣再睹杜亚陶舞台上风采的舞迷,可上网观看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演出的《巴赫叙/静寂与空虚》(Multiplicity/Forms of Silence and Emptiness)。他在开始和结束的两个环节中亲自出场表演两段独舞,这乃杜亚陶转投该团後首度粉墨登场,在米克洛夫斯基剧院舞台上跟观众见面。

    诚如杜亚陶二○○四年三月访港时指出,他以编舞家的身份登场,向巴赫提出采用其乐曲编舞的请求,待整晚的表演结束之际,他再次出场感谢巴赫给人类撰写了许多传诵千古的美乐。杜亚陶的现身象徵某程度的祭典意义。

    《巴赫叙/静寂与空虚》全舞长约一个半小时,米克洛夫芭蕾舞团的演出由剧院乐团现场伴奏,很值得一看再看。(网址∶www.mikhailovsky.ru/en/events/live/)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