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难民营奇迹BB周岁

2013-02-01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在拉咱遮秧卡难民点,克钦妇女果东怀抱去年出生的儿子杨老五

    

    □2011年6月,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撕毁长达17年的停战协议,战争造成大量难民滞留中缅边境,最高时达10万人。战火毁了克钦人的家园,更毁了孩子们的童年。记者牵挂去年在难民营降生的“奇BB”,再次踏访拉咱最大的难民点遮秧卡,只听见孩子的母亲说,“为了活命,一家人全部上前线都有可能”。\图、文∶本报记者 莲 子

    1月10日上午,汽车沿中缅边境的“猛莱河”,穿过颠簸的土路,记者来到缅甸克钦邦拉咱镇最大的难民点遮秧卡。难民点负责人包秧边双说,自2011年6月17日建起难民点到现在,已经陆续迁来7388人。而去年2月14日,记者赴该地采访时,遮秧卡的难民人数是5583人。近一年时间,难民增加了1805人。

    仗要打,孩子要生,战争并没有影响克钦的生育率。从遮秧卡建立至今,这个难民点内已有178个新生儿降生,其中一个在出生3个月後夭折,其馀的都在慢慢长大。谈到孩子,包秧边双忧心忡忡地说∶“除了克钦邦政府发放的大米和盐,任何营养品都没有,什麽东西都极其缺乏。已经延续一年半的战火,不仅毁了克钦人的家园,更毁了孩子们的童年。”

    “全家都可能上前线”

    去年2月14日下午4时,在遮秧卡一间用竹篾建成的简易产房内,记者见证了一个男婴的出生。他的妈妈是31岁的克钦妇女果东,在沉默的阵痛中,顺产生下了他。那是一个红润而健康的男婴,在最初啼哭之後,他在襁褓中睡了。

    一转眼,近一年过去了,记者执意要去看望他。穿过土路和棚户,半路上,刚好遇到出来迎接的果东,她背的孩子,正是记者要找的男婴。小家夥已经快周岁了,看起来很精神,他偎在妈妈怀里时而羞涩地眯眯笑,时而低垂眼眉,稚气的脸上挂一丝难以察觉的哀愁。他的名字叫“杨老五”,是家里存活的第5个孩子。

    果东的家,是用层板和竹子搭成的简易房子,比起去年的竹棚条件有所改善。果东告诉记者,她是克钦人,她的公公是中国的汉族,老家在云南腾冲。问及她们为什麽没到中国去避乱,她说∶“从来就没有回去过,现在全家满口克钦话,不会讲汉话了。”果东的丈夫出门去找农活或苦力活,三个孩子在拉咱读书,她带小女儿和小儿子留在家中。果东的小女儿,短发圆脸,六岁的她光脚坐在家门前,表情凝重。

    在遮秧卡的生活,果东用“勉勉强强过得去”来形容。她说∶“这里家家都一样。只要局势好转了,找吃找穿是不成问题,就盼局势好转。”当记者问果东,担不担心儿子长大上前线时,果东说∶“前途未卜,一切都是未知数,为了活命,为了民族,一家人全部上前线都有可能。”

    饥寒交迫病魔肆虐

    战争让克钦难民一贫如洗,饥寒交迫,病困缠身。由於营养品极度缺乏,孩子们身体发育迟缓。在他们的碗里,除了米饭,就是面条,没有油、蔬菜很少,蛋和肉根本看不到。没有任何玩具和读物,孩子们只能与泥土和石块作伴,用火烧制泥子弹是男孩们喜爱的游戏。

    滇缅难民协助会负责人张胜其说,在难民营中“皮肤病、眼病、肺结核、腹泄等传染性疾病高发,缺乏抗生素,也缺乏医生和医疗设备。”最让张胜其纠心的是∶“迈扎央难民营的床就是四摞转头上面加块木板,上面再铺一张破布了。没有褥子,没有被子,枕头是一团破布。试坐了一下被硌的赶紧站起来,无法想像他们是怎麽睡了这麽久的。”他呼吁外界爱心人士给难民们提供一些御寒的棉被和衣物。

    克钦独立军已经与缅甸政府军对峙了半个世纪,2011年6月重燃的战火,又延烧了一年半之久。“拉咱究竟可以撑多久?”面对记者的提问,一位克钦军高层回答∶“炮火可以收复拉咱,却永远收复不了民心,克钦军随时可以进山。”“那麽,克钦百姓呢?他们的明天在哪里?”这位高层选择了沉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