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代’无法无天‘

2013-02-02 04:25  来源:大公报

     “要是重来一遍,我还是会走堂。”

     ――1968年干事刘鼎言 1968年,时任港大学生会康乐干事的刘鼎言,翻来覆去地听Simon & Garfunkel的摇滚民歌《史卡博罗市集》和《寂静之声》(《Scarborough Fair》,和《Sound of Silence》)。在阳光晴好的时候,他宁愿呆在球场,因为“习惯走堂”。

    在校期间,刘鼎言带队员去马来西亚踢球,不想同学年少轻狂,竟然偷偷把机舱内的香水全拿走了,“空姐一看就知道是我们这些穷学生(拿走的),不过,她们也没有多问,就让我们走了。”

    另一个走堂大王,是69年入读港大的张永霖,现任港大专业进修学院兼明德学院校董会主席的他,当时却为每日5元的宿舍费及5元的饮食费而四处张罗,为应付这个开支,晚上不得不到西区街坊福利会教英文。既要赚钱、又要拍拖,走堂在所难免,“老师竟不知我是哪一班的”。

    还记得,70年和同学兴起参加唱歌比赛,事後却发现比赛原为骗局,张永霖大为光火,带同学闹场,“东西都砸烂了”。说到此处,张永霖不禁哈哈大笑。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