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党期’扩军一倍‘打选战/□张 曦

2013-02-02 04:25  来源:大公报

    随选举周期的结束,香港的政治组织理应暂入休整期。但反对派主要政团公民党,正在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扩军”计划。其新任领导层订下目标,两年後党员人数将“翻一番”,即由现在的约400人增至约800人;不仅如此,还将重点针对青年学者、工商专业和地区桩脚,努力从这三个领域的人员中进行招募。其目的是要尽早在2015年新一轮选举周期到来之前做好准备,并争取胜选。如果公民党的目标实现了,它有可能统合反对派各家山头,形成新的反对势力。

    最近,公民党举行第七届周年党员大会,通过年度工作以及财务报告,同时选出新一届领导层。前立法会议员余若薇和陈淑庄,在无竞争下分别当选党主席和外务副主席;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教授陈清侨,接替前法律界议员吴霭仪当选内务副主席;至於党魁一职,同样在毫无竞争情况下由梁家杰继任;秘书长一职则由赖仁彪继任。

    招募学界商界新军

    公民党如此换届结果,多少令人感到意外,其主要负责人竟然全都是“内定”,在没有竞争情况下产生,这种做法能说是追求“民主”的应有举动吗?而余若薇、梁家杰二人互任党魁与主席,显然又是一出早已排演好的戏,其情形犹如普京与梅德韦杰夫互任总理与总统。在投票选举当天,余若薇向党员讲了未来“三大任务”∶第一,大力发展党员;第二,为未来选举做好准备;第三,抚平党内斗争伤痕。余若薇定下未来两年目标,大力招收党员。虽然余氏没有立下具体的“军令状”,但据党内人士表示,在保证质素的前提下,如能增至800人将是最佳结果,青年学者、工商专业、地区桩脚三类人是发展的重中之重。青年学者无疑是公民党的最大“增长点”,公民党自称,只要愿意,他们随时可以找到数百名大学生加入。目前重的是各学校院系的学生会干部,以及从海外回流香港的学者。

    至於招揽工商专业界别人员,则是从扩阔党员结构角度想。原因在於,过去几年公民党在“五区公投”、港珠澳大桥环评案、反高铁、外佣居港权等事件,最低工资等劳工社福议题,以及反对两地融合、抗拒更紧密的两地经贸关系等问题上,已成为工商界讨伐的主要对象,这已严重影响公民党的未来发展。余若薇深知,要获得更广泛选民的支持,甚至有朝一日要成为“执政党”、要令选民相信公民党能从全港利益出发,愿意支持工商界、照顾他们的利益,那麽必须将工商界拉进自己团队来。至少,要让市民看到公民党内有众多来自工商界的重要人物。

    事实是,公民党创党近7年,长期出现党高层与基层脱节的情况。一众高层养尊处优、坐而论道,基层辛苦打拚却往往不为所用。掌握实权的执委中又分为两派,一派是以余若薇、吴霭仪为首的“大状派”;另一派则是以毛孟静、郑宇硕为首的“学院派”。前者自恃有英美政治“血统”,长期以来蔑视党内非法律背景成员;後者则因意见长期被排斥,与基层党员连成一线抗衡“大状派”。2010年换届选举时,获“大状派”支持的陈家洛竞选党主席,火并“学院派”郑宇硕。但整场选举被指极不公平,当权派以联合名单形式压迫郑宇硕,引来党员强烈不满,毛孟静甚至要打出“君子到底,我们撑郑宇硕”的口号讽刺陈家洛“不君子”行为,两派关系一度势如水火。最终陈家洛以极微弱的优势当选,但他後来的日子不好过。更令人质疑是他参选用心不良,他在竞选主席时曾信誓旦旦作出承诺∶“绝不参加区议会以及立法会选举”,但是仅仅过了一年他就自食其言。不仅参选,更以极度强势之态空降港岛霸占参选名单的首位,最终还导致排名第二、追求连任的陈淑庄落选。於是基层党员以及学院派成员乘势而起,纷纷指责陈家洛“工於心计”、言行不一。面对强烈的反对声音,陈家洛最终退出了2012年年底的公民党执委选举。

    两派激斗内伤难愈

    由此可见,公民党内部绝非团结一致,不同时期加入的党员,甚至是创党党员之间,早因各种政见与利益取向的不同产生嫌隙,此等情形近来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这样的情形下,余若薇重掌主席职权,其幕後政治势力,希望用余的影响力来抚平公民党的内部分裂。

    两年後,如果公民党党员人数实现“翻一番”,而党内派系斗争减少,那麽整个党的发展可能会上升到一个新台阶,甚至可以在反对派阵营内呼风唤雨。但香港反对派有一个无法掩饰的特点,“人人皆为利而来”,“无利不起早”,由此继续思索,公民党届时人头数可能会上去,但有可能是拉杂成军,三教九流云集,内耗不可能消失殆尽,整来整去,说不定最後成为一个各行其事的松散型团夥。

     摘自最新一期《紫荆》杂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