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琴手班娜德蒂来港献技 对古典音乐的爱延绵一生

2013-02-02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班娜德蒂将与“港乐”合作老柴的小提琴协奏曲

    【本报讯】记者李梦报道∶二十五岁的苏格兰小提琴家班娜德蒂(Nicola Benedetti)二月七、八两日将与香港管弦乐团在文化中心音乐厅合作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半个月前,她的男友、德国大提琴家艾臣布鲁克(Leonard Elschenbroich)在“香港国际 室内乐音乐节”上演出的六重奏《佛罗伦斯的回忆》,也是“老柴”的曲子。真巧。

    只是,各自为事业奔忙,相恋却难相见,这是演奏家的无奈。於是,只有藉曲目,遥遥唱和。

    明星反对明星效应

    班娜德蒂在Facebook上粉丝近万,这对古典音乐演奏家来说实属少见。她自二零零五年至今推出的七张专辑张张卖座,最近一张《The Silver Violin》去年八月推出後即登上畅销榜,成为继Nigel Kennedy後最叫座的英国古典音乐独奏家。可是,这位十岁便考入梅纽因音乐学校读书的年轻小提琴家,却是古典音乐界“明星效应”的极力反对者。“对空虚的名望的追逐,永远令人难以餍足。”在接受美国流行音乐排行榜Billboard记者访问时,她说。她宁愿,听众在音乐中,而非时尚秀场或电影中,邂逅她。

    接受记者电邮采访时,她抱怨过去六个月太忙,出专辑及各地演出,连她发起的旨在培养孩童乐器演奏技巧的公益项目“大噪音”(Big Noise Project)都没工夫打理。“我好久没有见到那帮孩子了。”她说∶“还好,今年三月可以回去看看。”

    将与港乐合作两场

    与港乐和指挥梵志登的两场音乐会,是她的香港首演。在欧洲累积起声誉的她,近年开始与三藩市、底特律和芝加哥交响乐团等合作,将美国当成了演奏事业的新“秀场”。或许,下一处,是亚洲。

    问∶你出生在苏格兰Ayrshire,一个田园风情浓郁的地方。这样的成长环境如何影响你,比如你的音乐表达和对生活的态度?

    答∶Ayrshire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一个我永远珍视的地方。离家愈久,这种想法愈强烈。除去家乡,这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风景,比如宏伟的建筑和田园风光等,同样能激发我的想像力。不过,对我来说,总是能给我灵感和力量的是人,以及人的故事。

    问∶十岁那年,你进入梅纽因音乐学校读书。现在回想那五年的经历,印象最深的是什麽?

    答∶是高强度的练习以及持续不断的信息接收。不过,最难忘的是一年级时听到那些比我年龄大而且比我拉得好很多的学生的演奏,并祈祷自己有一天也能像他们拉得那样好。

    问∶为什麽二零零二年转去随Maciej Rakowski(澳洲室乐团前音乐总监)学琴?

    答∶Maciej是值得尊敬的艺术家,认识他是我的荣幸。他是个尽职的老师,诲人不倦。还在梅纽因学校读书时,我就听说过他,但只有你亲身上过他一堂课,你才能了解他。

    舒适满足难有发现

    问∶你总喜欢演奏不常演的曲目。是因为自己喜欢,还是作为音乐家,你觉得自己有义务演奏这些曲目?

    答∶我觉得两者都是。我们有义务尝试新鲜事物。我愿意去做一些在安全范围外的事情,这是对我的考验。离开熟悉地,才能抵达另一处风景,这是迎难而上的价值。呆在舒适和满足里,你将永远不会有所发现。

    问∶你一直都有拓展演出曲目(repertoire)的想法吗?除了巴罗克音乐,还有哪些音乐形式吸引你?

    答∶是的,我一直在拓宽我的repertoire,从巴罗克、古典,到二十甚至二十一世纪的音乐都有涉及。有那麽多写给小提琴的曲子,我愿用我馀生去发现并演奏它们。

    问∶除了古典音乐,未来还会尝试其他吗?比如爵士或摇滚。

    答∶我是爵士音乐的超级粉丝,但我不确定今後会不会尝试演奏爵士乐。因为这太难了。我有种预感,对古典音乐的爱和忠诚,将延绵我的一生。它的语言太丰富了,你所知愈多,便有愈多未知在等待你。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